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一百二六章:荡平乌龙寨 火烧风凉山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时间:2019-05-08 04:12:17 源网站:快眼看书
    乌龙飞顿时吓得面色骤变,但是他毕竟是行伍出身,久经战场,随手猛然扣上房门,身影后退一丈多远,躲过这猝不及防的一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猛听“咣”地一声巨响,洞房门被重重地踹开,玄姬和陟宫旋风般冲杀进来,一个挥鸳鸯剑就刺,一个挺钩镰枪便扎。

    乌龙飞不知端倪,慌恐不迭,一边躲闪应战,一边大呼大叫:“来人啊!有刺客!来人啊!有刺客……”

    喊不到七八声,忽听“噗哧”一声,玄姬的左剑直刺入乌龙飞的前胸,直透后背五寸有余。

    原来乌龙飞好色如命,身体早已淘虚,武功自然也生疏许多,而玄姬和陟宫又非寻常之辈,再加上洞房狭小,闪躲受制,因此交斗不过八九回?#24076;?#20044;龙飞便被玄姬一剑刺?#34892;?#31389;。

    乌龙飞单刀落地,面部抽搐,双手紧紧攥住剑锋,嘴巴里咕嘟嘟直冒血:“你们…你们是……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金屏县?#19968;?#26449;陟宫!今日专门杀你们这些山匪来的!”陟宫抖动钩镰枪大喝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好…老子这一辈子也值了,人命如草,完就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正要你完了!”陟宫大吼一声,抖?#24618;?#25166;入乌龙飞的脖子,复将双手一绞,往回一拽。

    “咕咚”一声响,乌龙飞的?#28304;?#34987;钩镰枪割了下来,在地上滚了几下,颈腔处黑血喷射,溅红洞房,尸体摇摇晃晃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见状,早已吓得躲在婚床角落里,战战兢兢,抖瑟不停。

    陟宫抓起乌龙飞的首级,与玄姬踏着一地黑血走出了洞房,准备向聚义厅内吃酒的山匪?#23601;?br />
    二人刚走到院内,刀疤脸和吴三巴子已经率领无数山匪赶过来了,原来有山匪听见“有刺客”的叫唤声,便急忙禀报了两位寨主。

    那刀疤脸可是乌龙飞的亲弟哩,见他大哥只剩下一颗血淋淋的头颅,被别人攥在手里,那个挖心般疼痛就甭提了。

    他挥刀叫吼道:“?#20540;?#20204;,给我把这两个鸟人剁成肉酱,为大寨主报仇!”

    叫吼罢,刀疤脸率先提大刀冲?#25104;?#26469;。

    身后无数山匪呐喊呼吼,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敢上来,陟宫在此!”陟宫暴吼一声,抖手将那颗首级打将出去,挺钩镰枪护在玄姬前面,准备应战。

    刀疤?#25104;?#36523;躲过乌龙飞的首级,?#31449;?#29575;山匪扑杀上来。

    见此景,玄姬叫唤道:“陟宫,你退后,让?#31455;?#23064;来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陟宫紧张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说过:纵恶就是欺善。一看这些山匪,就知道全都是恶人,?#31455;?#23064;今日要大开杀戒了!”玄姬在聚义厅时就已忍耐不住,此时见众山匪汹汹杀来,除恶之心顿生。

    话音落处,玄姬掩身上前,将子午鸳鸯剑祭起空中,十根玉指?#21040;?#27861;印,口中念起咒语来:

    “青萍起于微末,

    松柏舞于苍?#21097;?br />
    风来!

    剑落!”

    “落”字才定,鸳鸯剑忽化成两道白晃晃的光芒,旋裹风影,穿梭于那些山匪之间,“哧哧哧”的细微声,连响一片,?#36335;?#26377;无数点着的火柴淬入水中熄灭的光?#21834;?br />
    刀疤脸和吴三巴子?#22993;?#21453;应过来,已被剑光穿胸而过,一前一后,仆地身亡。众山匪正在惊骇时,忽然也一片片倒地,恰如被机器收割的麦子一般。

    顷刻间,众山匪无声无息地仆倒大半,剩余的山匪?#36335;?#26790;中初醒,扔枪的扔枪,丢刀的丢刀,哇啊惊叫,纷纷乱逃,逃得及的保住一条小命,逃不及的被斩杀在半道上。

    陟宫看见这般光景,惊得呆如木鸡,因为他从未见过这种诡异之事哩。

    ?#33108;?#38388;,但听玄姬捻决喝声“回?#20445;?#40499;鸯双剑便各卷一道风影落入了她肩后的剑鞘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瞥见陟宫发呆似的,玄姬便伸手在他眼前拂了拂:“陟宫?陟宫!你傻了啊?”

    “啊?啊…哦……”陟宫猛然醒过神来,顿时面露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去?#39134;?#37027;些山匪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陟宫应一声,便随玄姬双双杀入乌龙寨聚义厅。

    但见聚义厅里灯火通明,悄然寂静,满地破坛碎碟,狼藉一片,原来众山?#35828;?#30693;几位寨主被杀,早已树倒猢狲散,逃得净光。

    玄姬洋洋得意地往虎皮交椅上一坐道:?#30333;?#31639;替陈伯报仇了。这些恶人,最好杀得一个不剩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!剿了这些山匪,?#19968;?#26449;再也不用担心这乌龙寨了。”陟宫一边说着,一边谨慎地四处张望,防止有躲藏的山匪突然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确定聚义厅里?#25381;?#23665;匪后,陟宫才放下心来道:“原来姑娘有这么好的本事,?#19968;?#19968;直为姑娘担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?#19968;?#26377;厉害的本事呢。”玄姬十分得意道,?#20843;?#20197;说 ‘有我帮助你,你未必就是?#36864;饋?#22043;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不在?#19968;?#26449;就使出本事来?”

    “这…这你就不知道了。”玄姬认真道,“我师父叮嘱过我:不要轻易使用道术。这道术就和力气一样,也是有消耗的,使一分便少一分,使两分便少两分,?#32478;?#30340;多越难恢复,如果消耗太大,是会伤元气甚至性命的,我在客栈给你治伤时,就消耗了不少元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。我听人说过什么元气啊,?#23665;?#21834;,御风飞行啊,长生不老啊,原先我都不信,今日看见姑娘的?#23665;#一?#30495;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恶人,除恶就是扬善,今日我就牛刀小试啰,但我的道术也不能乱用,以免消?#33041;?#27668;,因为师父说了,我是应荆州‘九阳逆劫’之数,还有一场恶战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就怪了,我师父也说过,我将要在荆州完成一件大事哩。”玄姬那么一说,陟宫也想起他师父说的话来。

    ?#32610;?#30340;啊,这么巧,也在荆州?那你完成什么大事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师父也不知道,只叫我呆在玉屏县,到时候自会有人来?#26885;摇!?#38495;宫摸摸?#28304;?#36947;。

    “叫你呆在玉屏县?一个人呆在玉屏县多没意?#21450;。?#19981;如到归州府我家去吧,保管你?#35748;?#22312;过得好,说不定将来还能讨个好前程哩。”

    “我陟宫自小无父无母,是师父把?#24050;?#22823;的,他还教了我武功和枪法,今年正?#29575;?#29238;死了,只留下这一杆钩镰枪给?#25671;?#24072;父最疼我,我当然要听师父的话,我哪里也不去,只呆在这玉屏县,谢谢姑娘的好意了。”陟宫直叙胸臆道。

    经过两日的接触,玄姬早已对陟宫芳心暗许,但又不好意思直说,便找了这个借口,却不料遭到拒绝,她刹时不高兴起来道:“你?#22993;晃?#25105;为什么邀请你呢,就拒绝我?你…你忘恩负义!”

    “我?我忘恩负义!”陟宫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?#30333;?#26202;?#20063;?#32473;你治好箭伤,今日你就不想理我了,不是忘恩负义那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好吧,你说为什么邀请我,如果要能说服我,我就随你去一趟。”陟宫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是归州府府尹,现在正遭受厉鬼附体残害。我见你有本事,就想请你做个帮手,帮助我一起除掉厉鬼,救我爹娘,可你……”玄姬想起父母,不禁眼含泪花,言语?#34892;?#21757;咽起来。

    陟宫一看玄姬泪眼婆?#21486;?#23601;束手无策了,心肠顿软道:“姑娘,你好好说话就好好说话,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?好了好了……我答应和你一起去归州府好了。”

    ?#32610;?#30340;?你答应我了!”玄姬闻说,一抹泪花,高?#35828;?#36339;下虎皮交椅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男子汉大丈夫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玄姬咯噔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过事后,?#19968;?#26159;要会回玉屏县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…你真?#35752;矗?#25105;师父是得道的真人,她老人家说的话,?#19968;?#21322;信半疑呢,你那师父又不是神仙,说的话你就全当了真?”玄姬微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虽不是神仙,但也是一位算命先生,看相极准,无人不信。给我算的命,?#25381;?#19968;件不准的。”陟宫沉色不乐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……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,只要你帮?#39029;?#39740;,救我爹娘就?#23567;!?#29572;姬不愿再争道,“现在山匪也除了,你说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陟宫见?#21097;?#25197;?#21290;?#22788;瞅瞅,忽然目露杀气道:“我看不如一把大火烧了这乌龙寨,也好叫那些山匪日后没了窝。”

    “好!一把火烧了这乌龙寨,除恶就是扬善!”玄姬鼓掌道。

    二人商量既定,便取聚义厅中的火把,高高兴?#35828;?#22235;处点起火来。

    顷俄间,大火燃烧,映红夜空。

    ?#34892;?#23665;匪躲藏在?#33633;?#26395;风,不愿离去,此时见大寨起火,一个个好似寡妇死了大头儿子――?#25381;兄?#26395;了,只好纷纷逃下山去。也有被掳上山来的婆娘,见此景,慌慌张张收捡了软细包裹,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陟宫只顾四处点火,当火点到那后院洞房旁时,忽觉有人抓住裤?#29275;?#20182;倏然吓得一惊,连忙低?#38450;?#30475;,原是那被抢上山来的小新娘哩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麻将卡五星22技巧 明星三缺一 完整 单机 36选7 海南麻将 期货配资软件 澳洲幸运5群代理 成都麻将打5元算钱规则 云南十一选五昨天开 北京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广东十一选五结果一 竞彩足球推荐预测比分 今日3d字谜图谜汇 188比分直播网球 麻将红包软件下载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波黑篮球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