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十章 抵押琥珀坠 笑谈抢牛车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时间:2019-05-08 04:12:17 源网站:快眼看书
    子熙公主半个多月都未曾睡过囫囵觉,今夜倒是可以安稳地睡上一宿了,但一?#19978;?#24202;来,心头就萌生了许多情丝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一会儿夜离的影子在眼前晃来?#31283;ィ?#19968;会儿父亲的面容闪现在脑海,一会儿又是藤甲卫浴血奋杀,尸蹶遍野,一会儿又是一条巨大的蚂蝗精,在烟?#21355;?#33150;上挪下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她辗转?#24202;啵?#26406;胧而睡,不知不觉曙光已穿透窗棂格子,斑斑驳驳地印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经过一宿的深思熟虑,子熙公主毅然决定:无论塔提湖?#25250;?#21457;生了何事,?#23478;?#21069;往塔提湖投书求兵,解救老父和克京?#35828;?#21163;难。

    夜离也是一夜未眠,早早来敲门叫唤子熙公主。子熙公主正好走出宿房,二人遂就一起来到院内,简单洗盥完?#24076;?#20063;不用早餐,就来和与驼背人辞?#23567;?br />
    子熙公主作礼道:“承蒙阿叔为我二人治伤,这是小小的一点意思,?#39592;?#38463;叔笑纳。”

    说着那话,子熙公主习惯性地往腰间去摸银子,却是东摸西摸,也摸不出一两银子,原是当日出斯图城甚急,并不曾携带钱包出来。她不由慌窘在?#25250;錚?#25343;眼不断地示意夜离。

    夜离更是?#27835;?#26080;有哩,皱皱眉头,摊摊双手,一副尴尬的模样。

    驼背人自知子熙公主的意思,笑道:“两位不必如此多礼,还是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子熙公主甚觉惭愧,忽而面?#26029;?#33394;。只见她略侧云鬓,竟自摘下了一对耳坠,递与驼背?#35828;潰骸?#38463;叔:这是一副琥珀坠子,也能换些银子,就算答谢阿叔吧!”

    那琥珀坠子透明似水晶,光亮如珍珠, ?#20102;?#30528;柔润的光泽。最难得的是两个坠子大小仿佛,而且里头各蜷曲着一条小虫子,委实是绝妙的稀世珍品。

    驼背人觑得真切,知是昂贵的物件,连忙摇手道:“不可不可……这副琥珀坠子可是有大价钱啊!姑娘还是收回去…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子熙公主温婉道:“阿叔不要客气,就暂时收下它吧。不过这是我娘亲的遗物,待?#19968;?#26469;时,还要赎它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?#23567;?#36825;怎么行!”驼背人依旧摇手不止,不愿收下?#35828;?#36149;重之物。

    子熙公主忽似严肃道:“我既出口了,又怎么会失?#29275;?#38463;叔不收下它,我这心里总是不?#30149;!?#35828;完,将琥珀坠子覆在驼背人掌中,一瘸一?#36710;?#30452;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夜离一?#20113;?#35265;此景,心里翻倒了五味瓶,挺不是滋味:他想起自己曾经失?#29275;?#20026;了几碗米饭而要杀人哩。

    驼背人握着琥珀坠子,正?#24613;?#36861;上去,夜离忽拦住他道:“这琥珀坠子不过暂时作个抵押之物,到时候自然会用银子来赎回,阿叔你就暂时保管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夜离拔步疾走,追赶子熙公主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这姑娘……真是…真是好姑娘啊……”驼背人握紧那副琥珀坠子,悠悠赞道,忽而又急急追出院门来,大叫道:“姑娘?#20309;以?#26102;替你保管?#29275;?#21040;时你可要回来取啊。”

    话落处,却见二人朝塔提湖方向行去,驼背人不由大惊失色,慌忙又大叫大喊道:“姑娘!塔提湖去不得!塔提湖去不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但二人仿佛?#25381;?#21548;见提醒,更?#25381;?#22238;头应声,在前面茅舍拐弯处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驼背人双手紧捏着那副琥珀坠子,站在村道上幽幽发愣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子熙公主和夜离穿过小村落时,果然看不见一个人影,四周愈显得萧瑟荒凉。

    子熙公主一步步崴崴瘸?#36710;难?#23376;,夜离莫名心生疼怜,但又不好意思再主动要求背她,?#25381;?#21322;分半离地轻轻扶持前?#23567;?br />
    而夜离的手掌有意无意间碰触到子熙公主的香肩时,她就感觉无比的温馨,浑身似乎不断地散发出淡淡的女儿家的体香。

    二人都?#20004;?#22312;异性最初吸引的美妙愉悦之中,不?#26159;?#26041;路途遥远和险恶。

    ?#35874;?#24794;惚里,一条绿莹莹的大河横亘在眼前,渡口横泊着几条竹筏,并无艄公摆渡。

    夜离甚是?#32769;玻?#25206;着子熙公主小心翼翼地踏上了一条竹筏坐定,然后随手操起一根竹篙,划起水来,可是竹筏只在原地打转,并不前?#23567;?br />
    夜离面红耳赤,却不是在子熙公主面前丢人现眼,越划水划得急,那竹筏越转得快。

    “这?这…这怎么回事,这…这竹筏怎么不走啊?”夜离摇摇晃晃地要往河里栽去哩。

    子熙公主见状,咯咯而笑道:“笨蛋!你连竹筏都?#25442;?#36807;吗?”

    “没…没…?#25381;小!?#22812;离不知所措道,“怎么划啊?”

    “你把竹篙两边点拨就行了。”子熙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试?#28020;!?#22812;离一边答着话,一边将竹篙左右点拨起来,竹筏果真向前慢慢驰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!呦―吼!呦―吼!呦吼……”夜离兴奋非常,瞥一眼子熙公主,口中不停地吆喝起来,飞快地点拨着竹篙。

    竹筏冲开浪花,划起一条?#22368;?#31932;粼的水道,快速驰向对岸去。

    因为大旱无雨,河水下降,所以河面?#24794;?#24471;狭窄了许多。两岸白沙映日,宛似玉龙蜿蜒伸开去,略远处芦荻如雪迎风飘荡,一?#20280;?#26062;迷?#35828;木?#33268;。

    子熙公主坐在竹筏之?#24076;?#24494;微昂起娇容,展开纤纤玉手,不停地扑捉飘飞的芦花,陶醉在美丽的自然风景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竹筏飘浮在绿水之?#24076;?#24736;悠之间业已到了对岸的渡口。

    夜离复扶着子熙公主缓缓地下了竹筏,子熙公主若有不舍,回头频望。

    上得岸堤,抬头就睇见灞上立了一座石碑,模糊刻书着“白沙渡”三个篆字。

    子熙公主瘸着右腿,忘却了忧郁,忘却了烦恼,欢快地大叫道:“塔提湖!我终于到了!”

    夜离自不知这话语里蕴含着多少艰辛苦涩,见子熙公主?#26029;玻?#20063;陪着她高唤不停。

    但四处观看许久,除了芦花如雪摇荡,并没看见一片湖的光影,夜离就问道:“塔提湖在哪儿??#20197;?#20040;还没看不见啊?”

    “笨蛋!”子熙笑嘻嘻骂道,“还早哩!离这儿还有一百多里哩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那你高兴个啥啊?”夜离泄了气,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高兴啊!”子熙说完,一边银铃般的大笑,一边瘸着右腿,展开双臂,捕?#23047;?#20013;飘飞的芦花,那模样极叫人心旌摇荡。

    夜离一时感染,也随着子熙公主捕捉芦花,一阵阵欢声笑语飘荡在蓝天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两人?#24613;甲?#36208;,走走?#24613;跡甲?#20986;一里来路,又进入了一座村墟。

    但见这座村墟有瓦房,有茅舍,高高低?#20572;?#38169;落有致,时时有三五人众,来去如梭,光景迥异于对岸的村落,只是那些人一个个依旧黄面饥瘦,饥?#35828;难?#23376;。

    蓦然间,前面不远处露出一座土垣宅?#28023;?#23429;院门外兀自停了一架牛车,牛车旁正有两个庄丁?#27835;掌?#20992;而立。又有一个体态较胖的土地主,手里提着赶牛鞭子,正要蹬上车去。

    夜离觑见,大喜过望,一边飞步赶将过去,一边?#21510;?#36947;:?#25300;梗?#21890;喂喂……慢走!慢走……”

    子熙公主吃了一惊,不知夜离要干什么哩,一瘸一?#36710;?#32039;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土地主闻听叫唤,抬头打量,原是是两个外乡人,男的?#36710;叮?#22899;的握剑,自知不是?#33804;?#30340;主儿。他站立在牛车上道:?#25300;梗?#21890;什么?#20800;?#20320;这小子叫唤什么?”

    夜离急急凑近上来,笑嘻嘻道:“来来来……来借一步说话,我有要事找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谁啊?我与你素不相识,有什么要事商量?快走快走,老爷我正忙着哩。”土地主不?#22836;车?#25381;鞭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老爷是不想发财啰?”夜离故作神秘。

    “发财?#20811;?#35828;老爷我不想发财?老爷我作梦都想发财啊!”土地主向来少见世面,思想闭塞愚笨,一听“发财”二字,眼里就迸出光彩来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……现在我和你做一?#20107;?#21334;,保管你发个横财。”夜离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“买卖?横财?”土地主瞪大眼睛,颇为不信。

    “你这牛车能卖多少银子啊?我今日赶急,花一?#37117;?#38065;买下它。你看如何?”夜离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路横财!土地主略思片刻,摇头道:“一倍的价钱?不卖不卖!老爷我就指望着它?#19979;?#25910;租哩。”

    “五倍如何!”夜离忽然抬起右手,扠开五?#21103;然?br />
    子熙不知夜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:身无?#27835;?#21364;想买下地主的牛车,而且谈得一本正经,似乎不买下它誓不罢休,那模样实在叫人忍笑不悛。于是她站立在一旁,抿嘴含笑,静观下文。

    车价猛然涨了五倍,土地主心思就活泛起来了。他暗自高?#35828;潰?#36825;是撞上了哪路财神爷,大清早的就送银子来。这?#20284;?#26469;了,不想发财都不行啊!不过看来,这小子还真是急需牛车用啊,我便再涨些价儿。

    土地主暗自盘算后,就提高嗓门问道:“小子,你果真想买我的牛车?”

    “当然当然…正等着急用哩!谁有工夫和你扯淡。”夜离回答得干干脆脆。

    “既?#34647;?#27492;,你小子就给十倍的价钱吧。”土地主一边狮子大开口,一边眨巴绿豆眼盯着夜离有何反应。

    土地主清早正?#24613;?#24102;上庄丁收租去,还未出门就撞上了这起大买卖,直高?#35828;?#36830;响屁也蹦跶出来了,暗笑夜离是个不识数的孬主儿:那头黄牛连带车架能卖将近一两银子,翻了十倍,岂不是天大一笔横财哩?

    于是他乐颠颠地道:“小子:看你是外乡人,我也不算计你,你给个九两银子就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夜离大喜,直睐子熙公主,甚是得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子熙微微而笑,并不言语,暗道:看你拿什么给人家!

    夜离嘴里说得?#27809;?#22823;方,?#24202;⒚挥?#20184;银子的意思。土地主就急催道:“银子?#20800;?#24555;交付银子啊。”

    夜离一边捋起袖口,一边大咧咧道:“你快回屋里拿纸笔来,我给你立个手据。上面写上某年某月某日,欠你九两银子,再写上我夜离的名,过几天就拿真金实银来?#19968;弧!?br />
    嘿嘿!夜离居然想到了这个点子哩!

    大约是子熙抵押琥珀坠子的事儿提醒了夜离,但他却里里外外实在也?#25381;?#21487;以抵押的物件(斩妖刀除外),因此就想到了这立据为凭。

    土地主一听这话,直气得绿豆眼骨碌碌乱翻,浑身直?#26114;?#28895;: “呸!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,大清早的来拿老爷开涮。”

    气极之下,土地主就将赶牛鞭子“啪”一声刷过来。

    夜离绕手抓住,大声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!你怎么不相信我夜离?”

    还男子汉大丈夫哩!还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哩!旁边的子熙公主捂嘴笑弯了花枝,?#19968;?#28799;烂道:“夜离,你别胡闹了!我们还是?#19979;?#21435;吧。”

    夜离却仍然抓紧赶牛鞭子不松手:“那塔提湖离这儿还有一百多里路?#20800;?#20320;怎么走得动?不买下这牛车,那要走到什么时候啊!”

    子熙公主听得清楚明白:原来是为我着想哩!她不禁心中好生感动道:“你……可你没银子啊,怎么能买下这牛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正要立据签名嘛!”夜离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可人家相信你吗?”子熙公主又好气又好笑地反诘。

    “不信不成!我定要买下这牛车。”夜离依旧坚持。

    土地主听两人话来言去,便知这小子八成是个楞头青,不使狠招必定会纠缠不休,因此他索性丢了赶牛鞭子,跳下牛车来,左手猛来揪住夜离的胸襟,右手就?#24613;?#26469;擂他。

    殊不料夜离伸手捏住土地主的左手,一个扭转儿竟然把土地主的那条胳膊给转到背上去了。

    土地主还没动手擂人哩,已杀猪似的嚎叫起来,却是被夜离使个小擒拿,扭得他胳?#25429;家?#25240;断一般。

    两个庄丁慌忙操了朴刀上来,还未动手,先被夜离两腿踢翻在地,哎哟怪叫,爬不起来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新疆35选7 股票交易佣金 新疆11选5开奖记 进击的猿人 极速十一选五二组选必中技巧 国标麻将有几张麻将 山西十一选五 东方6+1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海南琼崖麻将下载链接 足球让球即时指数 世界杯法国对德国比分预测 吉林十一选五 浙江11选5前3直 捷报比分即时美式足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