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十八章 祭祖大典 子熙拒婚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时间:2019-05-08 04:12:17 源网站:快眼看书
    说罢,安库罗径回到水牢门内旁厢角落,仰面八叉坐在藤椅内,取酒小酌起来。

    夜离顺势靠在水牢门?#24076;?#25260;头细观里面,除了近处水光晃悠,远处黑咕隆咚望不见尽头。他暗道:?#32610;?#27700;牢该有多大啊?哼哼……管它多大哩!只要那怪物敢来,我就除了它。”

    安库罗自不理会夜离,独个儿饮酒自言自语,一边等那怪物晚来进食,也不管时辰到?#39034;?#24051;午未,还是申酉戌亥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其时已至午时,塔提族?#35828;?#31085;祀天坛这边,四周早已?#21183;?#39128;扬,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摆满鲜花的祭坛供?#24178;希?#25670;放着猪羊鸡鸭牺牲和瓜果等物,堆似小山,琳琅满目,乃是供祀塔提族的远祖华提神?#30149;?#20854;神形象高有七丈余,牛头人面,额头第三只眼内镶嵌着一颗鎏金珠,背负蓑笠,朝南而望。

    祭坛供案下,左右各摆设一座大鼎炉,为百?#31449;?#39321;之用。离华提神百米开外,也早已堆起了一垛木柴,共分五层,有四丈多高,为烽火通灵所用。

    值此间,突然法螺呜呜吹响,锣鼓一时齐鸣,祭祖大典徐徐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?#24051;?#21049;时如潮水一般涌向祭台,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左右两座鼎炉里插香乞佑。人影熙攘,脚步杂沓,须臾又都退至坛下,围于柴垛四周,磕头祈祷。

    鼎炉里瞬息间就插满了檀香草香,密密麻麻,香烟缭绕。

    大柴垛业已点燃,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。

    执事长老兀自向篝火里不停的播撒稻?#21462;?#33437;麻和各类花籽等物。百姓们磕头不?#24076;?#22914;群鸡啄食,口?#24418;?#21596;哇哇不知所颂,却极严肃虔诚。

    不一刻,十多个巫师手执兽骨、树枝、法器等物件,排班徐徐而来,围绕着篝火开?#23478;?#36793;?#26885;棖业福?#19968;边喃喃颂念祝文。

    血无演也夹在其中,面涂五彩,浑身斑斓,舞蹈颂祝。他左手举一炬巨香时时爇火,右手拿一柄青铜斧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四周的百姓都趴在地上不敢抬头,像游蛇一般扭腰摆臀,口中呼呼嗬荷也跟着祝颂。

    绕着篝火转过八十一圈之后,血无演把青铜斧和点燃的巨香忽一交叉,高举在空中,大步奔祭祀天坛走去,身后白烟翻滚。

    众巫师仍旧围绕着冲天火堆不停的跳着舞着,模样更加疯狂。四周的百姓一个个被大火烤得面如涂了猪血酱?#24076;?#20063;都情不自禁的摇头晃脑,狂呼怪?#23567;?br />
    血无演高举巨香和青铜斧,浑身大汗淋?#26003;?#30452;登上了祭坛。又在华提神位下摆臀扭腰跳了多时,才把那一炬巨香插入大鼎炉中,然后跪在石案之下,磕头祈祷。

    火堆浓烟滚滚,弥漫了天空。

    城堡、山峦、树木都被笼罩在灰白的烟色之中,祭祀天坛宛然在云端里一般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众百姓跪伏在烟瘴氤氲里,磕头不停,一个个脑门上大汗如豆,哗哗直往下落,衣衫也早湿透了,恰如刚从水里打捞起来。人丛中有人坚持不住,陆?#21483;?#32493;昏厥在地上。身旁的百姓却懒得观看一眼,依然虔诚的随同他们的酋长和巫师继续祈祷,祈祷神灵的降临和护佑。

    红日渐落西山的时候,华提神的额头上忽然闪出一道光芒,绚丽四射,灿烂天空。——华提神显灵了也!

    血无演突然站将起来,迎着那一束神光,挥斧舞蹈,神威神武。

    百姓们皆如吃醉了酒一般,频频拜叩,欢呼不止。

    而其实无非是落日的余光恰巧自峡谷的间隙,斜照到华提神额头上的鎏金珠,这才反射出光辉来,这也是塔提族先?#35828;目?#33286;之术,智慧之处,?#25345;?#20043;法。

    血无演趁着那神光倏忽迷离,又舞蹈了三匝,烧了祈福求安的祝文。

    当那道神光倏尔消失,天地昏暗起来时,祭祀大典即接近尾声了。

    一时法螺吹响,悲怆激越;锣鼓齐鸣,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仪仗?#21491;?#24050;缓缓起动,飞红飘绿返回塔提堡。祭坛之下臣民百姓,伏道高呼酋长千秋万岁。

    血无演乘上宝辇,高举着青铜斧,一路耀武扬威,渐渐消失在人们的欢呼声?#23567;?br />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子熙公主在迎神殿因担心夜离的生死,所以一时急火攻?#26408;?#20260;了神,被焉其午急忙背到丽苑来。

    这丽苑乃是血无演的宫堡花园,水榭走廊,假山沼?#20800;?#21410;房楼阁,建?#26003;?#19968;应俱全,颇是个休闲歇息的好所在。

    将子熙公主安置在西边净室以后,焉其午则慌去召唤巫医。

    稍顷巫医赶来。观察了一番,知是火气所至,只在子熙后颈上敲打揉掐了几下,既理顺了她的五神六气,又嘱咐子熙安心休息,便会自愈。?#24051;ァ?br />
    长?#32454;?#23376;这才把悬在嗓眼上的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头,陪在一旁说话多时:虽为夜离的生命惋惜,但更为酋长答应出兵高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女婢入净室来打点灯火,却已是华灯初上时分了,窗外昏暗漆漆,偶闻秋虫唧唧。

    忽然就听到苑外传来侍官的高唤声:“酋长驾临,快快出来迎驾。”

    传话声未落,灯火阑珊处,血无演已经满面春风地走进苑门来,但见他头戴金子箍,鬓插孔雀翎,颇有一方酋长的风?#21462;?#20854;身后紧跟着几个?#27264;櫻?#21246;腰垂背,双手里捧了些果?#36879;?#21697;,肃然如尸。

    长?#32454;?#23376;听唤,慌忙迎出门来恭候。

    “公主可安歇好了?”不待长?#32454;?#23376;回话,血无演已匆匆直入净室来。

    子熙公主早已听见传话,连忙?#24613;?#36215;身迎驾。

    但血无演却已快步走到了锦?#35282;埃?#20280;手扶住子熙公主的双肩道:“公主不必起身,还是躺着舒服。”

    子熙公主心里一阵温润,缓缓靠在锦榻道:“酋长日理万机,百忙之中还能来看子熙,子熙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多礼了。公主千里?#37775;?#26469;到塔提堡,我应早日接见,只是事务繁忙,一时分不开身来,就慢待了公主,请公主还要勿怪啊。”血无演说过,吩咐?#27264;影?#26524;?#36879;?#21697;摆在塌边桌?#24178;希?#21448;道,?#32610;?#20123;果糕都是我塔提堡的风味,公主可慢慢品尝。?#19968;?#26377;事在身,就不便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血无演复?#21277;申?#38271;老道:“长老请随我入宫一趟,我有要事与长老商量。”

    ?#30003;?#38271;?#32454;┦子?#35834;。

    血无演右手抚?#20800;?#21521;子熙公主微微礼貌的鞠了一礼,乃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?#30003;?#38271;老甚喜,对子熙公主道:“祭祀大典刚?#24076;?#37195;长就来看望公主了,此时又招老夫去宫一趟,可见出兵之事八成有望了。”

    子熙公主喜不自禁:?#23433;?#20271;为子熙操碎了这份心。等子熙回去,必定向爹爹说明,大恩大德来日再谢。”

    ?#32610;饈亲?#32769;伯的份内之事,公主就不必客气了。” ?#30003;?#38271;老说?#24076;?#21545;咐焉其午好生照看,乃向子熙公主揖礼,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少时间,?#30003;?#38271;老来?#20102;?#25552;堡寝宫,站在内宫门外不敢擅入。

    血无演仰卧在榻椅上神色?#36843;唬趟?#30528;心思,几个花哨侍姬正为他揉肩捏脚。

    他觑见长老立在珠帘外,便招?#21482;?#36947;:“长?#24076;?#19981;必拘礼,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?#30003;?#38271;老勾身控背,钻帘而入,立于榻椅下侧,谨慎道:“酋长唤老奴,不知有何事吩咐?”

    血无演吩咐侍?#25964;?#24231;后,淡笑道:“我昨夜做了一个奇梦,却不知是什么兆头。长老知?#23545;?#21338;,巫法通灵,就请为我解解此梦吧。”

    不过一梦,何来要事??#30003;?#38271;老甚是狐疑,?#35828;潰骸?#32769;奴虽是才疏学浅,但愿一解,不知所梦为何?”

    血无演眼里闪过一缕?#22120;錚?#21621;呵朗笑道:“我昨夜梦见一个仙女,?#38405;?#36793;上冉冉而来,频频?#34541;椅?#31505;。忽尔又刮起一阵怪风,就把那仙女刮得无影无踪了。那仙女面貌似有几分相熟,却不知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我正觉奇怪,华提大神就出现在天空。对我说,‘此女乃是塔提新后,明日即?#19978;?#35265;,你务必迎回宫堡,否则大难临头。速去!’说完,华提大神便把我一推,跌得我醒了过来。说来也怪,今日果然遇见了子熙公主,貌似仙女模样,难道这是华提大神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血无演忽收了话音,不言不语,故作?#20102;?#20043;态。

    ?#30003;?#38271;老起先听得云里雾里翻跟斗,后来就听出些?#22235;擼?#26263;道:哪里做了什么奇梦?八成是看中了子熙公主的姿色,借梦说事,又抬出华提大神来震慑,欲叫我作个媒人。但此事若处理不好,甭说出兵相助,就连性命也堪忧啊!

    他思虑片刻,嗫嚅道:“老奴已经明白此梦之意,这就向公主说明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老长老果然是我塔提族的高人啊,本酋长这就等候长老的好消息了。事成之后,一定重重有赏。”血无演连拍榻?#20800;?#24555;意大笑道。

    ?#30003;?#38271;老唯唯诺?#25285;?#23567;心翼翼地?#39034;?#20102;寝宫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?#30003;?#38271;老无可奈何地回到丽苑,把血无演以梦求亲之事告诉了子熙公主。

    焉其午听罢,惊道:“在迎神殿里,我就已瞧出几分?#22235;擼?#22914;今果不其然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身陷?#31449;常?#19981;知生死,子熙怎有心?#32487;?#35770;儿女?#35282;椋?#36824;望伯伯向酋长告知明白。”子熙愁眉苦脸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老伯何尝不知。”?#30003;?#38271;老叹道:“酋长这只是一时起了色心,根本没有真心实意想迎娶公主的意思。就算酋长真心实意,我也知道公主未必肯嫁给酋长,但公主若不答应,酋长定然不会出兵相助,这事甚是棘手,公主可要仔细想想。”

    子熙公主早已对夜离产生好感,又何况血无演凶暴狡诈,世人皆知。她拧紧画眉,黯然道:“子熙自知道这一层关?#25285;?#21487;是……”

    ?#32610;狻?#36825;不是趁人之危,强人所难嘛,待我去劝劝酋长去。”焉其午愤愤不平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长老一把挽住焉其午道:“酋长借华提大神之口说出此事,可见他思谋周全,不迎娶公主必不罢休。酋长的脾气,你不是不知道,你去劝话,不?#20146;匝八?#36335;?”

    ?#32610;狻?#36825;…这该如何是好啊!”焉其午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二人忧心忡忡,子熙颇为感激。

    她?#20102;?#29255;刻,忽道:“请伯伯转告酋长,就说婚姻是?#19976;?#22823;事,按礼数,要有媒妁之言,父母之命。子熙父母不在身边,不敢做自己的主?”

    原来这克京、塔提等南大荒诸族自古以来俱颇受东土文明影响,婚姻礼仪多有效?#38534;?br />
    ?#30003;?#38271;老听了此话,拍额大喜道:“婚姻大事上有此一说,倒是个回绝的好办法,待我前去说说。”

    说过,?#30003;?#38271;老又三步并着两步,?#39034;?#20914;地来到寝宫,向血无演陈明事宜。

    血无演食不甘味,寝不能寐,就盼着好消息哩。

    听到?#30003;?#38271;老转叙之意,自是那公主不答应了,血无演?#25104;?#31435;刻阴沉下来,闷声道:“华提大神已经昭示于我,若不迎娶公主,我塔提族必有大祸临头。我哪敢有违?#25104;?#28789;的意思啊?也罢,迎娶公主是塔提族的大事,我一个人说了也算不了数,明?#31449;?#25226;众长老、巫师、大?#32423;?#25307;到明光殿来议决此事吧。你速回去好好劝劝公主,务必晓以利害,明日再带她同来大殿。”说完再不言语,一拂袍袖,命长老退下。

    ?#30003;?#38271;老诚?#22363;峡值?#36864;将出来,复回丽苑,细说了此?#38534;?br />
    子熙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长?#32454;?#23376;也无计可施,各自叹息一回,长?#32454;?#23376;离苑而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夜离靠在水牢内门边,两条胳膊被反剪缚紧,两条腿也捆得结实不能动弹。时间略长,手脚麻木疼痛。他欲想早早脱身又怕惊动安库罗坏了好事,只?#36855;?#26102;强忍着痛楚默不吱声,心底却急盼着那怪物出现哩。

    水牢里空空?#21561;矗?#24708;然静?#29275;?#21482;有腐烂的骨肉散发出一阵阵奇臭无比的气味。水牢外?#30446;?#21696;泣,断断续续,不绝于耳。那绿毛怪人安库罗依旧坐在角落里,小酌小饮,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时间在黑暗中?#26410;?#31572;的流?#29275;?#20294;水牢里的光景,谁又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就听到水底咕嘟咕嘟地响起水泡声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?#25925;荊?#22914;有?#20365;?#35831;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nba今天比赛比分 2018cba常规赛比分 6十1开奖今天结果 杭州麻将多少张牌 钻石帝国 竞彩比分直播比分直播 天津快乐10分 11选5山东 中国vs 印尼 比分预测 广东南粤风采36选 nba球探网即时比分直播 吉林11选5走势图 捷报比分直播排球即时比分网 90足球比分网 排球比分直播吧 f1赛车快还是超跑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