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六十五章 洞房花烛 红萱认命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时间:2019-05-21 20:53:15 源网站:快眼看书
    等胤光进入洞房后,众王子也没有离去,都等着看新嫂子和讨要喜糕吃哩。

    洞房内,红烛吐焰,喜灯闪烁,弥漫着一种神秘而浪漫的温馨。

    楠木月洞床上静坐着红萱公主,身着红绡盛装,头顶红绸盖头,温然不动,隔着珍珠垂帘望过去,如坐梦幻之中,绰绰约约,艳丽动人。

    胤光抬步徐徐走进洞房,反手关上房门,但一时心慌情怯无所适从,便闷声不响地在桌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坐就去了小半个时辰哩。

    红萱公主听见脚步声进来,芳心窃喜,可是等了许久,并不见来掀开她的红盖头,心里有些不乐,但毕竟是女儿家,哪能?#21069;?#29492;急,只好耐着性子等呗。

    原来尽管克京?#35828;?#23130;礼多有效仿中土规矩,但其中有一条规矩?#20174;?#20013;土不同,就是:自新娘出阁盖上红盖头的那一刹那,便不可与任何人相见,更不可入酒宴敬酒,以免粘上别?#35828;?#26214;气,一直要等到新郎挑开红盖头的那一刻为止。

    红萱公主守着这条规矩,耐着性子等候,可是这一等也不见动静,二等也不见反应,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,就在红盖头里娇嗔道:“你是木头啊,呆坐在那里不动?人家可还饿着一天的肚子呢,快把人家头上的红盖头摘了去。”

    胤光闻听此话,这才想起丽夫?#35828;?#21545;咐,慌忙道:“我一时倒忘了,公主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胤光取了喜秤走到床前,慢慢地挑起了公主的红盖头。

    日夜所思之人即刻就要出现在眼前!

    红萱公主?#28982;?#21916;?#20013;?#28073;,略低头,微挑眼,?#20302;?#35281;看心上人。

    不料这不觑也罢,一觑却不是惊?#27809;?#39748;都不在身?#24076;?#36825;分明是一位陌生人,哪里是她日?#23478;?#24565;的心上人!

    红萱公主又惊又怒?#20013;擼?#38669;地?#37202;?#36523;来,瞪凤眼斥道:“你是谁?怎么跑到我的房里来了?#30475;?#29579;子在哪里?”

    见公主一?#20415;等?#38663;怒的样子,胤光也吃了一惊,慌忙作揖道:“公主:在下就是大王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是大王子?”红萱公主羞怒非常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在下正是大王子,只是公主以前并不认识在下。”胤光彬彬有礼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!?#20197;?#20040;不认?#27934;?#29579;子!你到底是谁?快快说出来,如果再要胡说,我就一剑砍?#22235;悖 ?#32418;萱公主羞愤难当,就剑架上取下柳叶剑,抽剑出鞘,直逼胤光。

    胤光且退且道:“公主一定是误会了,在下正是大王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胡说!快给我滚出去!”红萱公主愤怒万分,气势汹汹地就朝胤光劈来一剑。

    胤光慌忙闪身躲开,?#24202;?#35201;说话,红萱公主又是一剑削来,他只好又跃身躲过。

    只听哐啷一声碎响,圆桌上的果盘被削翻在地?#24076;?#26524;馔滚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红萱公主并不在意,依旧仗剑穷追猛?#24076;?#35201;将胤光逐出洞房。

    胤光惊慌不迭,在洞房内跳来跳去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洞房外,三王子正靖和几个小王子正等着好处哩,忽听见洞房内盘盘碟碟叮零哐啷碎响,一个个都莫名其妙,惊得傻了。

    正靖见势不妙,一边撒腿便往筵厅里奔来,一边惊恐不迭地叫道:“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新郎新娘打起来了!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舞阳化自暗暗使下?#32610;?#20896;李戴”之计后,心里就十分清楚:纸?#31449;?#26159;保不住火的,只要红萱公主与胤光觌面,就会真相大?#20303;?#22240;此,他才决定要亲自护送公主入宫完婚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酒筵之间,舞阳化与富辛伯等大?#24613;?#30415;来往,谈笑风生,实则心里却悬着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,十分不安,

    这不!令他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:公主在洞房里大闹起来了哩。

    富辛伯等几位大臣听到正靖王子的报告后,一个个都惊讶不已,拿眼?#20415;躲?#22320;觑着舞阳化。

    舞阳化满脸羞愧,即?#37202;?#36523;来,对众臣施礼道:“小女娇宠惯了,不懂规矩,?#24357;?#20301;见笑了,老夫这就劝劝她去。”说着,狼狈撤身离席,随正靖王子赶往洞房来。

    那洞房与筵厅隔着几道宫?#21073;?#33310;阳化急冲冲连过了几道拱门,穿过挂满喜灯和彩结的院落,来到了章德宫。

    但见数十名宫女和几位王子正围在那里叽叽喳喳,无?#28865;?#20837;洞房劝架。

    洞房内时不时传来娇斥声,桌椅翻倒声,和盘碟碎响声。

    舞阳化沉着脸色走到洞房门前,喊道:“萱儿,你在作甚?”

    洞房内突然沉寂下来,紧接着洞房门打开,胤光满脸狼狈地站在一边。洞房内桌歪椅?#20445;?#28385;地狼藉,红萱公主?#30634;點躲?#22320;站那里,?#31181;?#25552;着柳叶剑,眼含泪光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“萱儿,你这是为何?”舞阳化走进洞房,劈手夺过柳叶剑。

    红萱公主猛然瞥见爹爹闯进洞房来,不仅对她厉声喝斥,而?#19968;?#22842;了她的剑去,委屈和羞辱霎时涌上心头,便似被人抽了脊梁骨一般,颓然坐在?#35828;厴希?#27882;水?#33251;?#32780;下,喑然饮泣。

    舞阳化瞧在眼里,疼在心里,转身对胤光道:“贤婿,小女年幼无知,万望贤婿海涵,请贤婿暂时回避一下,让老夫好好教训她一顿。”

    胤光如脱大难,惊心未定,抹?#22235;?#39069;头?#24618;椋?#35754;然揖了一礼,灰头土脸地出了洞房。

    舞阳化将门关?#28865;?#20005;严实实,复转身走至公主面前,扶她坐在床头,责备道:“萱儿啊,你如此没有礼教,可不把爹娘的脸面都给丢得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哪里失了礼教了?这个人无端?#35828;?#36305;进房来冒充大王子,难道女儿还不该赶走他?”红萱公主万分委屈,垂首含泪道。

    “萱儿啊,你不是?#20843;?#35269;活地要嫁给大王子吗?#20811;?#23601;是贝机国的大王子啊!”舞阳化狡辩道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大王子?”红萱公主万?#32456;?#24778;。

    ?#32610;?#26159;!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是大王子,那…那在岛上遇见的又是谁?”红萱公主至此?#36291;杀幻?#22312;鼓里,虽然在?#35745;諾何?#39302;有机会问明白,但?#31449;?#36824;是错过了,她一直都当夜离就是大王子哩。

    舞阳化沉默了片刻道:“事到如今,爹爹也就不瞒你了,你在岛上遇见的那位乃是贝机国的二王子夜离,因为忽得烈误传了消息,所以我们都错把他当?#38378;?#22823;王子。”

    红萱公主一闻?#25628;裕?#24688;似天翻地覆一般,眼前昏黑一片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她失声痛哭道:?#26263;?#29241;呀……你……你为何要隐瞒女儿,你这不是在害女儿吗?”

    “萱儿莫哭,莫哭啊……萱儿不是口口声声说?#32422;骸?#26159;大王子的人了’吗?爹爹只是遂?#22235;?#30340;愿,又怎会害你?”舞阳化扮出一副戚然的面孔,轻抚公主的香肩道。

    红萱公主泪眼婆娑道:?#26263;?#29241;好糊涂啊!女儿一时不知原因才说错?#22235;?#35805;,爹爹难道不知道女儿?#19981;?#30340;是谁吗?”

    ?#26263;?#29241;自然知道,萱儿?#19981;?#30340;是那二王子夜离,但他把妖人火南收作了家奴,可见他心术不正,与火南是一丘之貉,爹爹又怎么?#25954;?#25226;你许配给他?”舞阳化道,“大王子身姿丰伟,仪表堂堂,哪是那二王子所能相比!况且大王子将来必定继承伯陀之位,而你将来也必能?#25954;?#22825;下,这岂不比你嫁给那二王子要强得多?”

    “原来爹爹是这样想的,但女儿既然认定了二王子,今生就不会他嫁,如果爹爹定要张冠李戴,女儿情愿一死。”红萱公主毅然决然道。

    见女儿言语决绝,舞阳化不由浑身冷?#24618;?#20882;,便抛出杀手锏道:“萱儿啊,你千万不可任性啊,难道你心?#20804;?#26377;那二王子,就没有爹娘和全?#23380;?#20154;?”

    “这与爹娘和族人何干?”红萱公主眼泪汪汪,惹人疼怜。

    “萱儿要这样任性下去,势必会闹得满城风雨。如果伯?#21448;?#36947;了,一定会怀疑为父没安好心,是在用‘美人计’离间他的两个儿子,祸乱他的江山社稷,况且为?#25954;延小?#34255;女’和‘作乱’的罪名在?#21462;?#21040;那时,伯陀动怒,却不要?#26790;?#29238;?#39318;錚?#36731;则诛灭?#25243;澹?#37325;则血洗族人。萱儿啊,你可要好好想一想:是一个二王子重要,还是爹娘和族人重要?”舞阳化道。

    红萱公主自小在?#23380;?#20013;长大,深受大宗夫人教诲,骨子里自然渗透着族人情结。当听到这一层厉害关系时,她脑子里一片茫茫然,不禁哑然失语。

    舞阳化见女儿意有所动,便凄苦着脸色道:“萱儿啊,如果你一意孤行,不把爹娘和族人放在心?#24076;?#20026;父也只有先一死了之了,为父实在不忍亲眼看见族人被杀戮绝尽的那日。”

    说罢,舞阳化拾起地上的柳叶剑,就要抹脖子。

    舞阳化欲想横剑自刎,红萱公主吓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?#26263;?#29241;……爹爹……女儿答应你就是了。”红萱公主慌忙上前夺下柳叶剑,含泪?#21972;?#36947;。

    果然是知女者莫如父!在族人大义与个人情感之间,红萱公主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舞阳化听说此话,果然“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”的想法达到目的,一颗忐忑之心终于放回肚里。他将红萱公主揽在怀里道:“还是我萱儿深明大义,不枉爹娘疼你一场。”

    ?#26263;?#21596;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红萱公主依偎在舞阳化的怀里,浑身颤栗,哽咽而哭,大颗大颗的泪珠滚滚落下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为为贷理财平台 如何破解捷报比分app的推荐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直 雷神 5分11选5游戏规则 世界杯最全即时赔率 大赢家比分赢直播 山东股票配资 18选7 3d开奖结果综合版 2013中超即时赔率 股票配资顶牛 今晚广东36选7开 安徽麻将浪牌怎么打 2012欧洲杯今晚比分 qiutan网球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