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二二章 奔赴芜湖 少女心性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?#22868;洌?019-08-08 11:05:30 源网站:快眼看书
    但见九天杏眼圆睁,目光如电,充满了一股凌厉冷艳的煞气。

    两个服侍的小妖,突然瞥见九天的目光扫来,刹?#22868;?#19968;个吓丢了魂魄,瘫软在地;一个怪叫一声,拔腿便逃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!啊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九天十分得意,挺身坐起床头,仰天狂笑。

    那狂笑声冷酷,恣睢,在山洞中回旋震荡,洞顶的碎石如雨一般哗哗震落,尘播石滚,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就在落石如雨间,一条结实的身影闪现在九天的面前,正是费天君!

    九天觑见,突然下得床来,单膝跪地,行礼道:“九天——拜见师尊!”

    “好!好好好……”费天君大为满意道,“不枉为师替你做了四日的功,现在为师就命你去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!弟子谨听师尊吩咐。”九天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来,便回哪里去吧。”费天君道。

    “是!师尊!”九天答应得干脆利落,并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处,红影一晃,九天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费天君瞥着九天远去的身影,高唤道:“花脸!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。”花脸獾走将近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你速去跟踪九天,一定要查清楚她:去了什么地方,接触了什么人。如果发现异相,立刻来报!”

    “是!师尊!”花脸?#33633;?#36807;,手提双剑卷一阵黑雾,出离了悬壶山三仙洞。

    ****** ******

    宛陵至芜湖的旱路大约有一百三十多里,如果驾马车而去,也不过半日而已。

    因此临近中午之时,文基与燕灵早已进入了芜湖境内。

    正行处,前面柳林里忽然露出一座偌大的集镇,人流声,车轮声,鸡犬声……与各种熟食的香气糅合在一起,飘荡在集镇的上空,显现得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!”

    燕灵耸了?#26102;?#23376;,打开车前窗帘子,眼睛一亮道,“基基哥哥:前面有个镇子哩,我肚子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燕灵妹妹:我也?#34892;?#39295;了,我们就在前面吃个便饭吧,正好打听一下清水镇。”文基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快点呗……我这肚子都在咕咕直叫了哩。”燕灵催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文基连答着话,猛抽了几马鞭。

    那枣红马“嘚嘚嘚”一阵狂奔,就到了集镇口,镇口建立有石牌镇门,镇门上楷书写着“石礅镇”三个红漆大字。

    文基把马车停在了集镇口一家?#23567;?#22914;归”的客栈旁,还未下车,燕灵就已经轻盈地从车后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基基哥哥,快点,我肚子?#32423;?#30250;了哩。”燕灵快步走?#33080;?#21069;,“看!这里就有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在此处吧。”文基跳下前驾,一边答着话,一边拽着马缰,走到了客栈旁边的大柳树下。

    早有店小二迎将上来,接过文基手中的马缰道:“两位客官,里面请!本店里有著名的琵琶鸭、蝴蝶鸭、桂花鸭、?#23376;?#26495;鸭……本地正宗,鲜嫩无比……吃一口,油水直冒;吃两口,一辈子不忘。”

    “基基哥哥!基基哥哥……我要吃!我要吃……我?#23478;?#21507;……”不等小二把?#39135;?#23436;,燕灵早已馋涎欲滴,跳着脚,欢叫道。

    “好!燕灵妹妹,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哥哥都答应你。”文基说过,又吩咐小二给马喂些草?#24076;?#36930;与燕灵并肩走入客栈来。

    那小二早麻利地拴好了马绳,奔进客栈,择?#35828;?#34903;的座位,请二人坐下了,而后投草料去了。

    在燕灵的指点下,文基叫了一只琵琶鸭,一?#36824;?#33457;鸭,一并又叫了几碟时?#35828;?#23567;菜和两碗米饭,倒?#21069;?#28385;了一桌子哩。

    燕灵先?#20855;斯具?#21917;了几口茶,给咽喉润了润,随后就捋起袖口,狼吞虎咽地开吃起来,恰好似汉子一般,独少了吃酒?#28909;?br />
    一阵风卷?#24615;?#20043;后,桌子上只剩下些残渍残汤残骨头了,而文基吃了五不过一,这可把那店小二吓得傻了,两眼直直的愣在那里,如泥塑一般?#21917;?#26159;从未见过一个女儿家有这般食量。

    燕灵推了碗筷,吮了吮指头道:“基基哥哥?#20309;页?#39281;了,我?#20146;?#21543;。”

    “燕灵妹妹:你稍等片刻,我先去付账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快点哦。”燕灵答着,走到了客栈门口。

    文基径去柜台?#35835;?#36134;,并打听到了清水镇的方向,离?#35828;?#36824;有三十余里。

    当转过身来时,却早已不见?#25628;?#28789;哩,文基霎时惊出一身冷汗,?#29750;?#36208;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文基站在街道之?#24076;?#21069;顾后看,左瞄右睇,但只见人头攒动,哪里还有燕灵的影子?

    文基心里大骇,刚要抬步去找,忽见燕灵从人群中一跳,就跳在了他的面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基基哥哥,这漂亮吗?”燕灵手中斜?#35835;?#19968;段红绸压在胸前比量,眼神儿睐来睐去。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文基?#34892;?#19981;悦,但看见燕灵快乐的样子,就不忍心责备她了。

    “那里还?#34892;?#22810;许多哩,我?#23478;?#22522;基哥哥,你快跟我来!”燕灵说着话,一把拽住文基的左手,往对面快步跑去。

    原来对面是一家布绸店,正在吆喝售卖,已?#34892;?#22810;妇人少女围在那里,?#20652;?#21939;喳,挑来选去。

    燕灵拽着文基急冲冲挤入人?#28023;?#31449;在了那布案前,兴奋地把一根玉葱指指点点道:“基基哥哥,这个我要……基基哥哥……那个我要……基基哥哥,这个这个……我也要……”

    燕灵兴奋异常,不断的拿起各色布绸在身上比量,一时红的,一时黄的,一时白的,一时蓝的……其实她原先倒不在乎衣着打扮,但自遇见九天?#31361;?#22899;后,见她二人光艳照人,才有了自觉?#20301;啵?#22240;此也想把?#32422;?#25171;扮得美丽漂亮。

    但是几乎比量了所有颜色的布绸,不见文基答一句话儿,燕灵不禁抬眼来看,却见文基闭着双眼,身子在微微的颤晃。

    “基基哥哥,你怎么了?”燕灵一惊,神色骤变。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我没事……”文基勉强睁开眼道,“燕灵妹妹,可挑好了?”

    “挑好了!基基哥哥,这些我?#23478; ?#29141;灵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“?#23478;?#29141;灵妹妹,不是哥哥舍不得银子,这么多布绸都买下了,恐怕连车也装不下了,我看就挑两匹吧,?#28982;?#21040;宛陵,再给燕灵妹妹买个够,你看怎样?”

    “好吧,听基基哥哥的,我就要这两匹。”燕灵选了一红一紫两匹绸缎,正是那?#31449;?#22825;?#31361;?#22899;所穿衣裙的颜色。

    文基遂?#35835;?#38134;子,夹了绸缎,与燕灵走离了布绸店。

    走过数?#21073;?#29141;灵才发觉还紧攥着文基的左手哩,忽似触电一般,浑身颤颤的,有一种酥软的舒服?#23567;?#22905;?#29750;?#32553;回右手,低了头,面红耳赤,脚步好似软了许多。

    文基自也发觉,手攥余温,一阵燥热爬上了后脖子,只是脸上佯装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马车出了石礅镇后,二人好久都没有搭话,?#36335;?#20869;心的某种意?#24613;欢?#26041;发觉了一般,一时都心猿意马,难?#20113;?#38745;下来。尤其燕灵,忽然想起小时候二人在?#29359;?#30707;榴树下并肩撒尿的尴尬事来,更是燥红了脸颊。

    车轮??,马嘶阵阵,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清水镇。

    这清水镇靠近长江江?#24076;?#26159;东南河道水?#32824;嗯?#30340;集散中心之地,比那石墩镇要宽阔数倍,七八条大街纵横交错,车水马龙,人声鼎?#23567;?br />
    文基向人打听到了梧桐巷,即燕灵叔?#24863;?#26007;所住的街巷,遂就买了些礼品,驱车寻来。

    最终寻找到了住址,原来是在梧桐巷后的贫民区内,那一带破栅栏,三间矮草房的便是。

    文基将马车停在栅门旁,提下礼品,上前叫唤:“请问屋里有人吗?”

    ?#20843;?#21834;?”应声落处,一个瘦弱的汉子钻出草屋来,灰衫破旧,黑面无光。

    文基鞠躬行礼道:“请?#21097;?#24744;是徐斗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你是……”汉子见文基手中提着礼品,样貌十分?#21543;?#22240;此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叔叔!是我!”不等文基答话,早已下车的燕灵走上前来,亲热地叫唤了一声,泪水便在眼眶里转悠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汉子惊疑道。

    ?#25300;?#26159;燕灵啊!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燕灵?”汉子邹眉回忆起来,忽然惊喜道,?#25300;?#24819;起来了,你是三岁丢失的燕灵侄女?”

    “是我是我……叔叔。”燕灵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燕灵!你虽然长成大姑娘家了,但这双眼睛,叔叔还是记得的。快快快……快进屋里坐!”徐斗认出侄女,不免下掉两滴眼泪,连忙拉开栅栏门,请二人进入了草屋。

    徐斗唤来浑家与二人见礼,文基就将前事备叙仔细。那浑家闻说丢失的侄女回来了,上前抱住燕灵,哭作一团,好不伤心哩。

    谭徐两家在鳌祥公那一代就?#24515;?#26009;上的生意交往,可谓世交。但自燕灵父母遇害之后,这木?#20185;?#24847;就交由她叔?#24863;?#26007;打理,起初还算兴隆,但后来被同行设计陷害,?#33151;?#19978;了嫖/赌/的恶习,渐渐就断了与?#29359;?#30340;生意,把家业败光,信誉全失,最后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当得知燕灵回来的目的后,徐斗傻傻地?#35835;?#21322;晌,不知如何回答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?#20365;?#35831;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2014最好投资理财平台 北京11选5 云南11选5 三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奥运会排球比分直播 e球彩 澳洲幸运5微信平台 新浪体育排球比分直播 吉林11选5 游戏下载聚友贵州麻将 不吃牌广东麻将技巧 股票配资 广告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 皮皮湖南麻将安卓版 1998年世界杯比分 对决沙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