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四二章 金银全无 燕灵后悔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时间:2019-08-31 09:52:21 源网站:快眼看书
    约摸飞奔了二十多里地,燕灵这才停下脚程,正见不远处有一棵老青檀,枝繁叶茂,便与小化钻进树荫里,一屁股坐下,呼哧呼哧喘息。

    燕灵气鼓鼓道:“扫兴,?#19968;?#27809;有吃饱哩,他又来了!这刚吃的几个馒头,又不顶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!我知道燕灵姐还没有吃饱呢。”小化将手中的两个馒头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燕灵一手抓一个馒头,狠命地啃了起来,但气又急,口又渴,满嘴的馒头屑怎么咽得下去?

    她嘟嘟哝哝道:“早知道这样,那些银子不?#19968;?#23601;好了,不然现在也不会吃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手大脚花钱时,我就说‘省点花省点花’,你偏不信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。我原先也是这样呢,后悔的时候却没有银子了,后来只有讨饭了。”小化说过,泄气似地往草地上一躺,双手枕着后脑勺,闭眼打盹。

    “讨饭?我绝对不会讨饭!”

    燕灵急得差点儿蹦了起来,忽然想起那一群讨要冰糖葫芦的小乞丐,浑身好似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是谁?我是黎山老母的弟子!我有的是本事?#20309;一?#36731;功!?#19968;?#27494;术!?#19968;?#20250;飞影刀!我……我我我……我怎么会讨饭?”

    燕灵满肚子懊丧,咕?#35835;?#21322;晌,却不见小化答话,撇头一看,却见小化秀目微闭,呼吸均匀,仿佛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咳!管它哩,本小姐也先睡它一觉再说。”燕灵暗自嘀咕,将包裹做了枕头,仰面朝天地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徐徐?#36947;矗?#23494;集的檀叶相互摩擦着,摇晃着,发出窸窸窣窣地声响。

    燕灵微合着眉睫,耳畔听着树叶的窸窣声,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文基的影子来。

    大抵先前是因为燕灵一直赌着气,并且又玩戏得?#20284;ぃ?#25152;以就不太在意文基,而此时十多日已过去了,玩得也有些厌倦了,并且银子?#19981;?#24471;快没了,潜意识之中就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文基。

    “今日,我看定之哥哥好像生病了一样,他要?#24039;?#30149;了……怎么办?”燕灵暗自担忧,向左側翻了一个身,“管他哩!反正我已经和他解除了婚约,从此便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把他的钱袋抢了啊,他这样一路追来,肯定好多天都没有吃饭了,不生病才怪哩。”燕灵又向右側翻了一个身,忧心忡忡道,“谁?#20852;?#24825;我生气!明知道九天是我的仇人,却还要说是他的朋友,活该……”

    燕灵脑海里仿佛有两个人在开辩论大会,一会儿这般说,一一会儿那般说,直搅得她?#28304;?#26127;昏沉沉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微风徐拂,檀叶窃语,日晷?#37027;?#21521;西偏近。

    直至?#31456;?#35199;山,?#24573;?#31548;罩四野,燕灵这才睡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挺起身,低头看了一眼龙佩,却毫无红光反应,忽然有一种失落感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又见小化依旧睡得喷香,燕灵便轻轻地拍了她几下叫起?#19979;貳?br />
    小化朦朦胧胧醒过来,伸一个懒腰,打两个阿欠,连道舒服舒服。

    然后二人收拾了一番,摇摇晃晃,无精打采,继续漫无目的地上路去了。

    ****** ******

    话说文基的那一小袋子金银,少说也有十七八两,若是给寻常人家度日,几年也不?#26188;?#39064;;但若要挥霍起来,那就有些说不准了。偏巧燕灵是一位不识金银的主儿,大手大脚的花银子买嗨爽,等知道银子的好处时,那一袋金银早已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二人在青阳县境内又逛荡了几日,那钱袋里仅剩下二三十个铜板,?#21693;潜?#20020;“吃罢上餐愁下餐”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这日早?#24076;?#23567;化在一座集镇上买了四个馒头,用油纸包托着,?#32422;?#25288;一个,其余的全给了燕灵。

    燕灵坐靠在集镇口的石牌门下,手捧着馒头,一边细咬慢咽,一边悠悠发呆道:“小化:这都好多天了,你有没有看见我这龙佩发光啊?”

    “没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怪事了,我也没有看见它发光呢。”燕灵颇为惆怅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发光就没有发光呗,你不是说不想见那位哥哥吗?现在他不找你了,你倒反而惦念起他来了,还真是怪事哩。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知道我身上没有钱了,要讨饭了,所以就不来找我了。”燕灵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讨饭就讨饭呗,有什么大不?#35828;模 ?#23567;化讨饭是老手,因此说得雄赳赳气昂昂。

    ?#26114;擼?#35201;讨?#40723;?#35752;去,我才不讨哩!他肯定是躲在哪个暗处?#20302;?#31505;话我,不行!我要找他去!”燕灵愤然说过,?#21693;?#19979;的两个馒头包起来,塞入怀内,其实在她的潜意识里,是在担心文基生病。

    小化翻白眼道:“你都不知道那位哥哥在哪儿,怎么找他去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?#28010;?#22312;哪儿,我有龙佩哩。”燕灵拿定主意,掏出龙佩显摆须臾,忽将右食指往嘴里一塞,一口就咬出血来,径往龙佩上滴血。

    小化睇见,吓?#27809;?#36523;一哆嗦:“燕灵姐,这……这……这不疼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不疼?不疼你咬一口试试!”燕灵疼得呲牙咧齿道。

    那话间,龙佩吃血,产生蚃应,一片红光吐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化,你就在这里看好包裹,姐姐去去就回。”燕灵说罢,已跃身而起,顺着龙佩牵引的方向,往回路赶来。

    ****** ******

    燕灵蒙头蒙脑地赶了五六十里路,龙佩的光芒渐渐黯淡,感应减弱。她心一急,又咬一口血,滴在龙佩之?#24076;?#30452;疼得她皱眉唆嘴,好不?#21693;堋?br />
    又赶过三十余里,龙佩突然将燕灵往远处乱石崖下牵引过去。

    于是她径直飞奔,来到了乱石崖下。

    却见乱石崖下,松竹林前,起立着一座土地庙,单檐歇山,双眼窗孔,大门洞开,寂然空如。

    燕灵疾步走进土地庙,打眼一看,正见香案下躺着一个人,面色?#37326;祝?#22852;然不动。

    不是文基又是谁呢?

    原来那日文基追赶上来,却因失血过多,精力不济,终于昏倒在途?#23567;?#36807;了?#26408;茫?#20182;才苏醒过来,勉强爬起身继续前行,在烈日?#26494;?#19979;,精神愈加?#31168;保?#24573;见前边松竹林前有一座土地庙,于是蹙将进来躲日头,殊不料一?#19978;?#36523;子,就再也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定之哥哥!”

    当燕灵猛然瞥见文基惨兮兮的样子,所有怨气愤气全化作柔情,她惊唤一声,泪珠滚落,慌忙奔至香案下,搂起文基,急切地叫唤起来:“定之哥哥!你怎么啦?定之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急喊了数声,文基依旧悄然无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燕灵搂起文基在怀里,却发现他十个手指头稀烂破碎,业已变成白灰色,比之于她,惨不忍睹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定之哥哥!定之哥哥……”燕灵抓起文基的双手,含泪凝视,痛彻心扉,呜呜大哭道,“定之哥哥……定之哥哥……我错了,我不该说那?#21482;啊?#23450;之哥哥,你醒醒啊,你不要吓唬我……你快醒醒啊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许久,文基被惊醒了意识,模模糊糊地认出燕灵来:?#21834;?#29141;……水……水……”

    燕灵忽听叫唤,?#32769;?#33509;狂:“定之哥哥!你等等……我……我我我……我去取水去!”

    燕灵轻轻放稳了文基,在香?#24178;?#32993;乱抓了一只空?#20302;耄?#19968;转身,急匆匆地冲出了土地庙。

    片刻,燕灵从土地庙旁的清水沟里舀回来一碗清水,小心翼翼地给文基喂饮起来。

    俗话说:水乃生命之源,胜似灵丹妙药。果然半盏茶的功夫,文基就悠悠地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定之哥哥,你醒了……我……我这里还?#26032;?#22836;!”燕灵忽然想起怀里的馒头,忙取将出来,撕成小片,一片一片地喂起文基来。

    文基一口接着一口吃将起来,不多时吃完了一个馒头,精神大有起色。

    “燕灵妹妹……跟哥哥回去吧,就算娘说错了什么,我们做晚辈的、也不应该怼着来啊。”文基劝道。

    “定之哥哥……”燕灵欲说无?#21097;?#25226;文基折磨成这个可怜样,她心中颇有后悔。

    “娘说替你和九天化解仇恨,是有道理的,毕?#40723;?#26159;过来人,见识多,看得?#28014;!?#25991;基缓缓说道,“这一来,九天她本是慧姐失散多年的妹妹,如今好不容易找到,你却要杀了九天,这?#20852;?#24773;何以堪;这二来,就算你杀了九天,替双亲报了仇,双亲也不能活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?你……”燕灵一听此话,顿时心中不乐。

    刚要回嘴来怼时,文基一阵剧烈地咳嗽,浑身?#20223;?#19968;团,好生痛苦的模样?#30149;?br />
    燕灵顿时又心软了,含泪道:“我听……我听定之哥哥的。”

    文基听说,大为释然,轻轻抓起燕灵左手道:“圣人说,能?#20852;?#36947;,必能福泽子孙。燕灵妹妹,你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燕灵轻扣文基的右手,浑身掠过一阵酥软,又闻听文基表扬,甚是沾沾自喜,低下头扭捏起来。

    文基继续道:“燕灵妹妹,我现在身体十?#20013;?#24369;,走也走不动,一时半会儿?#19981;?#19981;去了,你就先扶我去附近的客栈住下,然后再去药铺里抓几副滋补血气的药,熬了汤我?#21462;!?br />
    此话一出,恰如三九天里倏然泼来一盆冷水,把个燕灵从头到脚泼得拔凉拔凉,?#37319;?#20840;无:这住店抓药、可是?#23478;?#33457;银子的哩,而现在我哪里还有什么银子?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?#27809;?#36710;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广东麻将 河北11选5 十一选五河北走势图 谁有杭州麻将群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 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 南粤36选7 哈尔滨麻将摸宝和宝中宝区别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麻将抓牌口诀 12116期足彩即时比分 斯诺克决赛比分 北京11选5 排列三和值中奖多少钱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