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七十五章 再见子熙 又杀傲奢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时间:2019-11-05 08:28:48 源网站:快眼看书
    那时节天色已经大亮,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东方,天都圣宫的门楼宫殿、飞檐画廊宛如披上了一层层七彩霞光,璀璨夺目,雄伟壮观。

    夜离日夜思念着子熙,无心欣赏这旖旎的景致,催云头径往惠宁宫而来。

    惠宁宫园内,正有两名宫女踏着阳光、采撷栀子花儿嬉戏哩!

    忽然间一阵疾风吹过,吹得百花摇曳,簌簌欲落,随后一朵云斗蒸涌迭荡,徐?#26070;?#33853;在宫院上空。

    两名宫女先吃了一惊,待抬眼睇得清楚,直吓得面如土色,扔?#39635;?#23376;花,一边褰裙逃跑,一边大呼道:“妖精啊……有妖精啊!”

    呼叫声惊恐至极,传之甚远,惠宁宫上下顿时如炸开的汤,稀里哗啦乱作了一团。

    熙夫人(子熙)正在宫内梳妆,忽听到惊呼声,忙移莲步出宫来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,却不是吓得花容失色,魂飞?#24039;ⅲ?br />
    但见那半天云里,站立着一个妖精,赤发飘风,黑面映光,半裸着胸脯疙瘩肉,一副狰狞凶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来的妖精?竟敢到圣宫做怪!”子熙大着胆子,战战兢兢地大喝道。

    夜离猛然瞥见子熙,好生激动,但未料到的是:日夜所思之人居然把自己当作?#25628;?#31934;!他将云脚一沉,就落在了子熙面前,温柔道:“熙儿,你不认得我了呣?”

    任它时光流逝,任它沧海桑田,在夜离的内心深处,子熙依旧是那位初?#20116;忮说?#29081;儿,风姿绰约,清丽可人,从来就没有改变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……声音为何这般熟悉?”子熙惊恐万分,连连倒退了几步,手指着夜离问道,虽然在她的脑海里依旧珍藏着夜离的容貌和声音,但此时此刻,却又如何?#30452;?#24471;出来?

    “我是夜离啊!”夜离一边深情款款的回答道,一边?#25112;?#36523;来,用双手将额前的赤发捋开,好叫子熙看得更清楚一些,在陵若岛?#24076;?#20182;对着井口不知映照过多少回这幅尊容了。

    就在长长的赤发捋开的刹那,一双炙烈而深情的目光直投入子熙的瞳孔内,那是一双多么熟悉的眼睛啊!

    子熙猛似触?#35828;?#19968;般,浑身震悸不已:尽管夜离衣衫褴褛,发赤面黑,但那眼神一辈子也不会忘记,不是夜离却又是谁呢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果真是夜离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就是夜离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回来了?”子熙忽然鼻梁一酸,热泪夺眶而出,声音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陵若岛上遇见了两位高人,他们传授了我道术,所以就回来了。”夜离见子熙果然还识得自?#28023;?#20852;奋道,“熙儿,如今我有?#35828;?#26415;,就再也不怕谁了,我们一起离开天都圣宫?#26705;?#20174;此再也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子熙激动得无言?#36828;浴?br />
    “我一直都记着我们的话呢,我一定要送你一座黄金台,我绝不会轻易放弃的。”夜离斩钉截铁道,眼里?#20102;?#30528;坚毅的光芒。

    子熙冷冷地叹息了一声:“如果红萱公主没有离去,也许你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红萱公主?”夜离满脑子冒问号,好像早已忘记了这个人,经子熙这么一说,才有所回忆,“那只是我与你赌气才那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说一出口,显得是何其残忍,当真?#20960;?#20102;红萱公主当日为夜离舍身而死的深情啊!

    但是命?#20982;?#23450;:有的人一辈子不会忘记,有的人却只是一闪而逝的过客。

    而红萱公主正是夜离生命中一闪而逝的过客,尽管在他失意颓废的时候给了许多温暖。

    子熙闻话一愣,泪水就渐渐的冰凉了。

    她幽然道:“红萱公主为你而死,你却说出这样的话来,你叫她九泉之下如?#20255;?#24515;?”

    “我当初本来就是这样想的,她就是知道,?#19968;?#26159;这样说:我今生今世只?#19981;?#20320;一个。”夜离在陵若岛早已想透此生他所要的真爱。

    子熙心中五?#23545;映攏烁?#19981;已,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红萱公主。她抹去泪痕,淡然道:“你何必再回来,你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处,子熙轻转莲步,朝宫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熙儿!熙儿……我不走,我也不让你走!”夜离突然伸手?#23380;?#23376;熙的柔肩,眼含泪水,哽咽道,“熙儿:难道……我们的那些?#38590;?#37117;是假的?”

    夜离在陵若岛上坚?#21482;?#19979;来的希望,便是有朝一日能见到子熙,此时又怎么舍得她离去!

    子熙凝视无语,落寞地摇了摇头,耸肩想要挣脱夜离的怀抱,但夜离生怕她要离去,双手紧紧地攥住不放。

    却正在此时,一阵阵急促脚步声和刀枪碰?#37319;?#20256;了过来,只见宫外涌进无数拿刀持枪的宫卫甲士,后面紧随着傲奢和文武大臣,原来傲奢正在早朝议事,闻到宫女来报,就率领众?#20960;?#36807;来了。

    呼喝间,众宫卫甲士、文武百臣就将惠宁宫围了个铁桶一般,风吹不进,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傲奢早已分开人?#28023;?#20183;剑而入,大呼道:“夫人,哪里有妖精,妖精在哪里?”

    忽听到呼声,夜离猛然一回头,便在赤发飞扬间,瞥见父王傲奢执归虹剑?#25104;?#21069;来,但他依旧阴沉着?#25104;?#19981;发一语,冷冷而觑。

    子熙早就慌了急章二十一,挣脱夜离的臂怀,迎上来?#27427;?#36947;:“启禀伯陀:不是妖精,是二王子夜离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夜离?”傲奢猛然倒抽了一口凉气,执剑紧上前几步,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但见来者赤发黑面,浑身半裸,活似一个妖精哩,傲奢遂疑惑道:“夜离岂会变成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……啊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子熙还未答话,那边夜离就狂笑起来,仿佛被戳到了痛处,?#21561;?#24515;碎,?#21561;?#24471;意。

    他蓦然转正身来,拨开额前赤发,目露凶光道:“这副尊容正是拜你父王所赐!”

    傲奢陡然觑清,唬得连连倒退了数步:此人虽然发赤面黑,但那面庞、眼神?#32422;?#35828;话的声音,都证明正是逆子夜离无?#26705;?#22240;此他抖瑟着剑尖直指夜离道:“逆子!你回来……回来作甚?”

    “回来作甚?”夜离冷冷道,“回来拿我该拿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逆子!寡人已经冒天下之大不韪,网开了一面饶你不死,你却又回来惹?#24039;?#38750;,难道非要叫寡人杀?#22235;?#19981;可吗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夜离一阵恶笑,“你夺走我的熙儿,又仗着师父凌空子把我流放到陵若?#28023;?#36825;才让我变成了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!老天可怜见,叫我在陵若岛上得遇高人,大难不死,修成道术。如今我夜离还怕你们什么!是我的,我一定要?#27809;?#26469;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啊哈哈哈………”夜离双手擎天,发出一阵悲怆的狂笑,直笑得在场众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逆子,狂妄至极,寡人今天就要?#22235;?#30340;命!”傲奢遭受到莫大的羞辱,恼羞成怒,拔步上前,举剑照夜离砍去。

    夜离冷哼一声,长臂一拂,就有一道?#30475;?#30340;厉风刮向傲奢。

    傲奢的剑还没有砍来哩,陡然间整个?#36893;?#30340;身躯就似断线的风筝往后飞去,撞倒了一群宫卫后,继续往几十米开外的宫墙上飞撞去。

    那宫墙承受不了巨大的冲击,轰隆一声倒塌了一片。

    砖瓦乱射,尘土飞扬,满眼迷界。

    随着嘭咚一声闷响,傲奢重重地摔落在砖瓦堆里,口吐鲜血不止,须臾两眼往上一抻,双腿一蹬就断了气了。那把将归虹剑早已折成数段,叮啷当啷,落地有声。

    骤变只在刹那之间!

    等宫卫甲士,文武百官惊醒过来,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,魂飞?#24039;ⅰ?br />
    富辛伯、朵颐、壭飞扬等众臣扑向傲奢的尸体,嚎啕大哭,如丧考妣。子熙也奔过去,跪伏在尸身一旁,泪落如雨。众宫卫甲士早已呼啦啦的单膝跪地,俯首默哀。

    夜离出手之间居然就杀了傲奢,这?#24425;?#20182;始料不及的事,一时就愣在?#22235;?#37324;。

    其实他已然洗骨伐髓,脱胎换骨,道力绝非昔日?#26432;齲?#32780;且挟怒而发,虽然好像是长臂轻轻一拂,但足有万斤之力,而傲奢一者本是凡体,二者猝不及防,三者身体早已因修炼谭崔之术而掏空,因此就承受不住此击,转眼间一命呜呼,命归黄泉。

    富辛伯号咷了片刻,对众宫卫甲士吼叫道:“快去把这逆子杀了,为伯陀报仇!”

    众宫卫甲士惧于时势,果然挥刀舞钺一拥而上来并杀夜离,但岂是夜离的敌手,便如飞蛾扑火一般,有去无回。顷俄间,掉?#28304;?#30340;,?#32454;?#33162;的,折腿的,裂胸的……血肉横飞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夜离双?#30475;?#28779;,赤发狂舞,如入无人之境,杀得性起时,浑身黑气冲射,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当初下山的小道士,分明就是噬血如命的大恶魔!

    朵颐一旁觑得肝胆俱裂,抖瑟着身子挨紧富辛伯道:“?#26174;?#36741;,这恶魔实在凶残,要是这样杀下去,恐怕连大家的性命都保不住了啊。”

    富辛伯老眼噙泪道:“不杀了这恶魔为伯陀报仇,贝机国将永无宁日。”

    ?#23433;?#38464;的仇一定要报,这恶魔也一定要杀,但?#26174;?#36741;你看看这光景,要不了多久,宫卫甲士就会被斩杀殆尽,我们也难逃生路。依我之见: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。”朵颐提议道。

    那边众宫卫甲士惨叫连天,死伤无数,这边朵颐一说,富辛伯甚觉?#27427;懟?#20110;是他问道:“难道朵大人有什么办法能杀了这恶魔?”

    “这恶魔本是国师的?#38477;埽?#25105;看只有派人速去言京山,请国师下山降他。”朵颐?#25758;?#36947;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好办法。”富辛伯颇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边还得先稳住这恶魔,那边方?#23665;?#20154;速去传信。”朵颐复道。

    “就依朵大人之言,?#25103;?#20808;来稳住这个恶魔,然后大家再作商议。”富辛伯决定了?#24605;疲?#20415;视?#24266;?#24402;地站起身来,大呼道,“大家住手!二王子请住手!老臣有话对大家说说。”

    众宫卫甲士早已苦斗多时,死伤大半,多有惧敌之意,闻听呼声,纷纷后退下去,让出一片空地来。

    见宫卫甲士都退了下去,夜离也停了手,目露凶恶道:“富辛伯!你有什么话好说??#23601;?#23376;听着哩!”

    富辛伯迈步上前,?#27427;?#36947;:“老?#20960;?#25165;细思,伯?#21448;?#27515;实?#20992;?#29579;子失手所致,情有可原,向二王子发难是老臣的过错,?#39592;?#20108;王子海涵。”

    夜离遭到众人围攻,不得已才大打出手,而且他也不知自己出手如此之重,竟然又失手杀了父王傲奢,兀自十分后悔哩,富辛伯这番话多少开脱了他的一些罪责,心里颇为受用,因此他面冷若霜,从鼻孔里哼了一声,再未言语。

    富辛伯恭敬道:“事已至此,依老臣之见:应该速速收殓伯陀,好让他入棺为?#30149;?#33267;于其他的事,等办完丧礼之后,再细查原委不迟。丧礼不可无主,?#39592;?#20108;王子权且主持。”

    话落处,富辛伯舞蹈伏地叩请。——果然是当朝?#26174;?#36741;,应变能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夜离见富辛伯言语?#27427;恚?#35980;?#30629;?#24691;,不由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请二王子主持丧礼,我等?#24863;?#29356;马之劳。”朵颐一旁觑在眼里,猜测夜离意有所动,也随后伏地叩请。

    其余文武大?#24049;?#23467;卫甲士见状,纷纷跪伏在地,高呼:“请二王子主持丧礼,我等?#24863;?#29356;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夜离一来入世不深,心性依旧单纯,二者也不是耍心计之人,因此怎料到富辛伯的缓兵之计!

    他见众人伏地恳求,一阵莫名的感动,怨恨之心柔润了许多,于是抱愧自责道:“父王之死,实是?#23601;?#23376;失手所致,?#25172;欣显?#36741;这句话,?#23601;?#23376;也就宽慰了许多。?#23601;?#23376;就遵从各位的意愿,替父王发丧,昭告天下。”

    富辛伯与朵?#20882;?#36882;了一个眼色,甚是欣慰:果然稳住了这个恶魔!

    二人便?#25163;?#25991;武大?#20960;?#21628;:“二王子英明……二王子英明……”

    夜离俯瞰文武百?#24049;?#20247;宫卫甲士,黑黝黝的面庞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,但他却不知一场大阴谋正在暗中?#37027;?#36827;?#23567;?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?#27809;?#36710;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正在排球比分直播腾讯 排列3开奖结果今天 nba比分直播网页分析 彩吧排三试机号今天是 广东十一选五 中原河北麻将下载app 35体育比分 qq麻将外挂免费 重庆市幸运农场开奖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 皇冠网即时指数 欢乐生肖网上平台 万达股票 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- 捷报比分 江苏十一选五今日开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