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九十四章 斩杀蛭妖 塔提兵败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时间:2019-11-05 08:28:48 ?#36176;?#31449;:快眼看书
    神来依旧迷糊哩,猛听“妖气”二字,就来了精神,双眼骨碌睁大,朝北面山川里仔细观看,果然看见下界有兵马行动,而且有一道妖气正在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“啊呸!老子明白了:原来鵟鸟是在那里受的伤啊!老子找它算账去。”神来说着话,一俯身就准备冲下山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肇事!”钟诸连忙揽住神来。

    神来左挣右扎,一时挣脱不开。鵟鸟在那里吃过亏,盘旋在空中,不敢下去。

    神来急得大叫道:“钟爷,你抱着我干什?老子要为鵟鸟报仇!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神规了吗?众神不得干预人界之事,否则雷霆击?#23567;!?#38047;诸大喝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知道!塔提人占领攻打浮云关时,老子都没有去管呢。”神来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人界的事!”钟诸气咻咻道,“人界的事,自然有人界的君主收?#21834;?#36825;里已经出现了‘龙马神枪’的瑞兆,不久将有雄主诞生,要你去管个屁啊?”

    “这回可是妖怪呢!老子要下山降妖去!”神来报仇?#37027;小?br />
    神来本来气力颇大,且挣红了脖子拼命挣扎,钟诸就渐渐地抱他不住,眼见神来即要挣脱。

    “神来,你再不听劝,我就只有告诉古爷去了!”钟诸大声说过,竭力地把神?#36176;?#22238;拖拽。

    神来虽想报仇,但听到那话,仿佛泄了气的皮球,就不敢倔犟了哩。

    他悻悻地召回鵟鸟,随钟诸返回蒲山祠去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那妖气正是从临江郡铁索桥南岸冲射起来的,恰好弥漫在蒲山的北边,因此就被鵟鸟再次发现。

    毋庸赘言,那妖气正是从蛭妖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三天前,血无演放出蛭妖,准备灭了北岸守军,却不料蛭妖被鵟鸟打?#26790;?#34880;淋漓,逃回南岸。若不是血无演发现及时,赶紧将它收了回来,而后急命士兵放箭,射走鵟鸟,或怕蛭妖早已丢了大半条性命。

    血无演觑见蛭妖受伤,就如撕了心?#35835;?#32954;的疼痛不堪,将安库罗毒踹了一顿,甚至要斩了他的?#28304;?#24618;他献的馊主意哩。终经焉其午等众将苦苦求情,血无演才饶了安库罗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血无演伤心过度,修养了两日,精神略微好转,便命令安库罗为第一梯队,焉其午为第二梯队,强渡乌沙江,攻占北岸;同时放出蛭妖先去摧毁对岸的防御工事。

    这一来是塔提大军久攻铁索桥不下;二来是担心伯?#21491;?#31163;问罪;三来也?#19988;?#26367;蛭妖报仇血恨,因?#25628;?#26080;演一时恼羞失怒,便豁出了性命,摆开了决一死战的阵势!

    此日凌晨,焉其午、安库罗早已集结待命。

    当血无演念着?#23383;?#25918;出蛭妖时,安库罗大呼一声,率领了一千塔提兵直冲下桥头,攀援铁索,纷纷往北岸爬去。

    而蛭妖翻卷着腾腾黑雾,再次扑向了铁索桥北岸。

    北岸将士们忐忑不安的?#37027;椋?#26524;然验证了恶战的来临!而此时守卫铁索桥的正是仆参?#22836;?#27744;。

    二人兀自在桥头巡弋,忽见南岸一团黑雾飞滚而来,晨光中,觑得清楚,正是?#19988;?#34892;凶的妖物!

    仆参急声大呼:“妖物又来了!兄弟们!准备‘海卤’,对付妖物!风兄弟,你速去禀报申都统!”

    风池急应一声,拔步如飞,往驻军府奔去。

    众将士一个个手忙?#24597;?#22320;打开早已预备的‘海卤’麻袋,抓了一把在手中,惊恐而觑。

    那话间,黑雾已弥漫了整个桥头,四周刹时昏昏暗?#25285;?#27169;模糊糊,睇不甚清,蛭妖已从黑雾中迅疾地扑将下来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仆参怒吼一声,既将手中的‘海卤’?#32769;?#34541;妖,复抓起一把,又掷。

    那些将士也有胆小的,早就躲藏了起来,两股战战,不信‘海卤’能降得了妖物哩;也有胆大的,就将手中的‘海卤’纷纷照蛭妖打去。

    就在桥头防御工事轰隆隆的倒塌声中,传来细微而?#39306;?#30340;哧哧声,原来是“海卤”打在蛭妖身上所发出来的声音,宛如火柴焰头淬入水中一般。

    这西南大荒各族称呼的“海卤?#21271;?#31455;是个什么宝贝?

    其实就是“海盐”哩。

    海盐本性具阳属火,而蛭妖却具阴属水,因此?#24248;率?#21462;火克水之法,乃是在古籍上所见。

    却是果然奏效!

    那蛭妖被“海卤”打中,就在黑雾里不断的绞动着身子,怪吟不绝,越发变得凶猛,将士们被碰到的,就跌出多远;被撞到的,非伤即残;而被打到的,已然是九死一生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防守桥头的将士们死的死,?#35828;?#20260;,逃的逃,藏的藏,已是所剩无几,而防御工事也早已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安库罗率领的塔提兵趁着黑雾的掩护和蛭妖的攻击,已飞速地强渡过桥头,纷纷跳上北岸,本来两岸之距不过两百米,而且塔提人又十分剽悍敏捷。

    等仆参发现时,却是为时已晚,只?#26032;?#39046;残部竭力抵挡,但塔提人一个个如狼似虎,蜂拥不?#24076;?#30524;见桥头既要失守了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时,申迈率领援军风急火燎地赶到了桥头,一边亲引付阳、嫪俞协同仆参控制桥头,一边吩咐肩毒率领第仓、陈弃斩杀登岸之?#23567;>庸率蕁?#23621;娇瘦也早已飞起空中,与蛭妖交战起来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天空黑雾翻滚,剑光闪闪;地上呐喊震天,兵器当当,双方业已展开了激烈的混战。

    只见刀砍斧剁,鲜血?#23665;Γ?#26538;刺戟戳,尸倒连片,直杀得滔滔殷血满地流,叠叠横尸桥头平。

    ?#24248;率?#21644;居娇瘦报仇?#37027;校?#25467;着诀飞来飞去,剑光所至,快似流?#24688;?br />
    蛭妖已被?#25226;?#21348;”打得伤痕累累,又遭二人夹击,一时?#35828;?#22836;就顾不到尾,?#35828;?#23614;就顾不到头,渐渐不?#23567;?br />
    忽然间,居娇瘦娇喝一声,就将蛭妖的尾身斩断了一节。

    蛭妖惨吟一声,扭头来噬。

    ?#24248;率?#25381;剑斩去,即又斩断了蛭妖的?#27605;睿?#27745;血喷射,飞洒天空。

    蛭妖被斩成了三?#20800;?#32478;动着尸身,落入乌沙江中去了,后来此物遗毒祸害东土,大约有一千多年之久。患有此病的人,轻者畏寒发热,呕吐腹?#28023;?#37325;者消瘦乏力,腹部水肿,终?#20102;?#20129;。

    居氏兄妹斩杀了蛭妖,黑雾顿时散去,大地清?#21097;?#21364;见塔提兵蚂蚁出巢一般,攀援着铁索攻占桥头。二人遂又直扑向铁索桥,挥剑截杀。

    那些塔提兵一手抓着铁索,一手拿着兵器接战,但是脚下摇摇晃晃,难以稳身,不是被斩杀了,就是掉入江中淹死了。

    战够多时,申迈与众人已斩杀?#35828;?#38470;之敌,控制了北岸桥头,一边吩咐付阳、嫪俞重整石炮强弩,攻击北岸,一边率肩毒、仆参等人阻击从铁索桥上攀爬过来的塔提兵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蛭妖被斩杀之时,血无演这边就捻咒不住,“哇”的一声从口内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他抬眼观望,只见一阵黑雾落入江中去了,须臾天空阔渺,万里无云,即知宝贝已遭斩杀了也!

    血无演直痛得心如刀绞,牙?#25954;?#30862;,即喝令焉其午率领余部倾巢而出,攻占北岸,要替宝贝报仇!

    但此时申迈已经?#21355;?#30340;控制了北岸桥口,不仅有石炮强弩助阵,能直接打过南岸,而?#19968;?#26377;居氏兄妹飞在空中截桥狙杀。而血无演尽管人马甚多,并且塔提兵颇是剽悍敏捷,但仅踏在三根铁索?#24076;?#20316;鱼贯窜珠式的进攻,无异于赶着一批批的羊群送往虎口。

    双方恶战了两个多时?#21073;?#22612;提兵再没有登上北岸的机会,不是在桥头被狙杀,就是落江而亡,安库罗也早已战殁,塔提兵的攻势逐渐减弱,最终溃不成军,退回?#22235;?#23736;。

    蛭妖遭杀,精锐尽失,血无演愤怒得口吐鲜血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塔提将士顿时惶恐惊乱,欲作鸟兽而散。

    焉其午毕?#32929;?#21947;为将之道:败局已定,再战必致全军覆没!于是召众将商议之后,遂整集了残余人马约三千之众,抬架着血无演,狼狈不堪地退出了流金镇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申迈率领众将?#30475;?#36133;塔提人,清点了阵亡将士,亦有八百之多。

    他一边命肩毒、第仓等人清理战场,安置伤亡,一边命仆参、付阳率众重构防御工事,以防塔提人再次进攻。

    此时?#24248;率蕁?#23621;娇瘦自空中飘然而下。

    申迈觑见,急迎上去,问道:“道长,南岸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?#24248;率菹残?#20110;色:“塔提人溃不成军,好像已经撤兵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将士听说,一个个相互拥抱,欢心鼓舞。

    付阳十分激动道:“都统,末将愿率军杀过江去?#30733;?#32988;追击,定能够夺回流金镇和浮云关!”

    “不可!敌情未明,不可冒然行动,况且我方兵力太少,不能硬拼,只有依?#31354;?#26465;大江拒敌,才有几分胜算。”申迈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末将这一时激动,倒是忘了这一点。?#22791;?#38451;抓耳挠腮,颇为尴尬。

    “都统,?#38405;?#23558;之见:还是?#36855;?#26025;断了这几根大铁索,就是敌人再来,也只能干望着,过不得江来。”嫪俞献策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不可……”仆参身为临江郡都尉,深知铁索桥的重要,因?#35828;?#21475;否定道,“这铁索桥是花了十几年的人力物力才搭建而成,交通南北,以利百姓。如果真把铁索斩断了,往后再要链上它,那可就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斩断铁索就没有必要了,只要我们守紧了这桥口,任它千军万马,也休想渡过桥来。”申迈豪气十足道,?#26263;?#20154;既已败走,大家就?#28982;?#21435;好好休息,养足了精神,以防来?#26025;?#25112;。”

    众人欣然应?#25285;?#19968;时俱随申迈返回驻军府,留下仆参、风池继续防守铁索桥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?#27809;?#36710;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3d杀码3d 浙江十一选五五码走 麻将全集欢乐二人麻将 澳洲幸运10靠谱群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500 上海百搭怎么玩 27日世界杯比分预测 秒速牛牛官网 股米网 吉林麻将新手简单讲解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 伊朗篮球比分直播 江苏明星麻将 辽宁35选7走势图历史开奖号 1月29比分推荐 广西麻将死双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