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經之三子傳說 第十一章 十五年之約 燕靈歸譚府

小說:山海經之三子傳說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時間:2019-11-05 08:28:48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自從燕靈被文殊廣法天尊抱走以后,公映夫婦便多了一塊難割難舍的心病,每每看見文基和文礎一天一天長大,不免口中經常念叨起燕靈,回想著與天尊定下的十五年之約。

    時光飛逝猶如白駒過隙,轉眼這十五年之約即在眼前。

    于是周夫人每日都要親自去門樓下探望,希望早日見到燕靈的歸來,但等了幾日,仍然不見燕靈的影子,未免心中生出許多憂慮和擔心。

    這日周夫人又空空等了一個白日,用過晚飯之后回至寢處,又開始對公映嘮叨起心中的擔憂。公映也是無有辦法,只得拿好言語安慰而已。

    正在夫婦二人交談之時,忽聽見劉管家在院內大呼小叫:“老爺!夫人:燕靈小姐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夫婦二人猛然聽見那話,頓時驚喜萬分,如聞九天韶樂,靈山佛音,急匆匆走出臥房來。

    只見劉管家已上了抄手游廊,疾步來到公映夫婦面前:“老爺,夫人:燕靈小姐回來了!”

    話音落處,劉管家就把那塊龍佩捧遞過來。

    周夫人忙取在手中,仔細觀看,果真是當年文殊廣法天尊賜給文基燕靈的定親互換之物——龍鳳玉佩中的龍佩哩!

    “果然是靈兒回來了!果然是靈兒回來了……快!快……老爺,快隨我接靈兒去!”周夫人激動得淚花在眼眶里直轉悠,在丫鬟小雨的攙扶下,快步朝大門樓子而來。

    公映同劉管家也隨后緊跟而行。

    此時,譚府內的丫鬟仆人早就一起涌到院內,三三兩兩依站在照壁旁,拿眼覷看門外,彼此竊竊私語,也是一臉的高興和驚奇。

    燕靈站在門檻外,一時不知是進也好,還是不進也好,被眾人覷得好生羞澀尷尬。

    “靈兒!靈兒……我苦命的靈兒,你可回來了!”周夫人已經轉過照壁,走至門樓內階下,抬眼瞥見燕靈怯生生地站在門檻外,不禁淚花簌簌滾落,展開雙臂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嬸娘?”燕靈忽見到周夫人,模糊的記憶變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“嬸娘!”

    一聲催人淚下的呼喚,燕靈跨過門檻,直奔下石階,撲倒在周夫人的懷里,好似迷失的羊羔終于找到了親生的娘親,淚落如雨,嗚嗚而泣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靈兒……我的好靈兒……莫哭……莫哭……嬸娘知道你這十五年來受了不少的委屈,吃了不少的苦,現在好了,你終于回來了!靈兒莫哭,莫哭啊……快隨嬸娘到大廳里坐,讓嬸娘好好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一邊說著話,一邊替燕靈抹掉眼淚,然后攜起她的纖手,直往大廳里走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一時間,眾人都進入了譚府大廳,大廳里的空氣頓時充滿了歡樂和喜慶。

    周夫人笑容滿面地引領燕靈拜見公映道:“靈兒,可知這位是誰?”

    “是…是伯父?”燕靈搔搔耳鬢,冒估大猜(注),但見公映坐在正堂木椅上笑撫虬髯,頻頻點頭,便猜了個滿準,連忙鞠腰肢,稽首道,“燕靈見過伯父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又指向站在公映左旁的劉管家道:“可知這位是誰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燕靈依舊搔耳,卻是猜不出來哩,畢竟三歲的記憶還能殘存多少。

    “誒……我一時倒忘了,那時靈兒你才只有三歲,到如今還能識誰呢?”周夫人自打趣道,“靈兒:這位是管家劉二伯。”

    “老漢見過燕靈小姐。”劉管家先自鞠躬道,“門仆阿福有事離開片刻,不曾想讓老漢接到了燕靈小姐,這真是女大十八變啊!若不是那龍佩,老漢還真認不出燕靈小姐來了,還請燕靈小姐恕老漢冒失之罪。”

    燕靈不知如何回答,訕然稽首還禮。

    這時丫鬟小雨走上來,輕拍燕靈的右肩道:“燕靈小姐,可還認得我呣?”

    燕靈轉回身影,打量小雨,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小雨調笑道:“我就知道燕靈小姐認不出我來了,還記得你被帶走的前一天,誰給你把的尿啊?”

    燕靈聞說此話,忽然想起當年曾和文基并肩在石榴樹下撒尿的光景,不禁害羞地低下了頭,此事她自然記得清楚,至于小雨真的是忘得一干二凈了。

    周夫人見狀,連忙罵道:“你這丫頭,說什么呢?現在靈兒都已經出落成大姑娘了,你還提那些個不著邊調的事兒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:我這不是提醒燕靈小姐嘛。”小雨狡黠笑道,同時拿眼掃描其他的丫鬟仆人。

    其他的丫鬟仆人也都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以袖掩口,忍笑不俊,這令燕靈更加羞澀難當。

    周夫人安慰道:“靈兒啊,你不要與她(他)們一般見識,這位口不饒人的是你的小雨姐姐。”

    燕靈遂又鞠腰行了稽首禮。

    小雨笑盈盈地回了福禮,本想再調笑燕靈行的是什么鬼禮,但最終還是忍住未說。

    隨后周夫人一一介紹府中的丫鬟仆人過來與燕靈見禮。

    見完禮后,眾丫鬟仆人都樂陶陶地退了下去,只留下管家和小雨在大廳內侍奉。

    周夫人在正堂右椅上坐下,叫小雨先將燕靈的包裹和劍套取放在一邊,然后搬來圓凳就身邊而坐。

    這時,周夫人才將龍佩給燕靈掛在頸項上,攥緊了她的一雙玉手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果然是亭亭玉立,豐潤健康,一雙吊稍眼水靈靈的閃撲動人,滿月似的臉上還留有“嬰兒肥”哩,卻是把燕靈打量得扭扭捏捏,好不羞澀。

    而后公映夫婦詢問了燕靈這十五年內都去了哪里,怎么生活,怎么學習,又學會了什么。

    燕靈就一五一十地把她在黎山學藝的事情說了個詳細。

    說完后,燕靈便急急問道:“嬸娘:基基哥哥到哪兒去了,我怎么沒有看見他?”

    周夫人道:“這不是清明節快到了嗎?嬸娘這身體不大好,經不起馬車顛簸,就叫你基基哥哥替嬸娘去他外公墳墓上掃墓去了,同時去施些米粥,積點功德,現在他正在郡縣里呢。”

    燕靈聞說,頓時有些失落惆悵。

    周夫人見狀忙道:“不急不急,過兩日你基基哥哥便會回來。哦……對了,文礎還在家中呢,怎么沒來見見?嬸娘一時高興,倒把他給忘了。小雨,快去叫二少爺來見見他燕靈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丫鬟小雨應了一聲,轉身去請文礎去了。

    周夫人看著小雨離去,不禁輕嘆道:“哎……文礎這孩子,自小得了那部《華嚴經》,便就愛不釋手;如今長大了,更是整日整夜地呆在他的書房里,很少出門,只一心讀那經書,連他燕靈姐姐回來了也不來見見。若不是當年天尊親口預言,嬸娘還真當他走火入魔了呢!”

    “天尊?哪個天尊?”燕靈聞說,不由好奇。

    “文殊廣法天尊,就是當年抱走你的那個大和尚。”

    “大和尚原來是文殊廣法天尊!”燕靈吃驚不小,“那文礎弟弟一定是與佛家有緣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孩子心地善良沒個人比,那年院子里的石榴樹被臭蟻啃壞了,家人們要用開水燙了那些臭蟻,正巧礎兒路過,便去驅散了家人們,然后對著那些臭蟻一陣嘀咕好似念經一樣,那些臭蟻好像聽懂了他的話,不一會兒當真就都走散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這樣的神奇?”燕靈仿佛不信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說怪也不怪?”

    周夫人說得有味,燕靈聽得有趣,二人只管嘮著那話兒,渾然不知小雨已引著文礎走進大廳來了。

    公映坐在一旁,早已覷見:“礎兒,快過來……快過來見過你燕靈姐姐。”

    文礎愕然,掃了一眼燕靈道:“是被天尊抱走的燕靈姐姐?”

    “正是正是……礎兒,快過來見過你燕靈姐姐。”周夫人招招手,親熱叫喚道。

    文礎應諾一聲,邁著沉穩的腳步走到燕靈面前,微微一屈身,施禮道:“文礎見過燕靈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燕靈見過文礎弟弟。”燕靈慌忙站起身,行道家稽首禮。

    兩人見罷禮,文礎就陪坐在下首,正襟儼然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燕靈楞不楞,傻不傻,就拿吊稍眼偷瞄文礎。

    但見文礎劍眉大眼,方面闊口,鼻梁豐隆,耳輪肥厚,雖是志學之年,卻也已身近五尺,端的相貌堂堂,儀表非凡。

    燕靈越瞄越歡喜,一顆芳心砰砰直跳,暗自道:文礎弟弟都長得這般耐看,那文基哥哥也一定長得差不到那里去。

    燕靈的眼神早被公映夫婦覷在眼里,二人一旁都含笑不語。

    文礎亦有所覺察,卻只作茫然狀。

    一時大廳里的氣氛陷入沉寂,場面略顯得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過有片刻,老爺公映才開口打破了沉寂:“夫人:靈兒長途跋涉,怕是早已困乏了,還是叫丫鬟先去收拾一間房間,讓靈兒早些休息,有什么事明日再說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后院的西廂房還一直空著,暫時就讓靈兒住在那里吧,我這便和小雨去收拾出來。”周夫人說過,喚小雨取了燕靈的包裹和劍套,領著她走出了大廳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山海經之三子傳說,山海經之三子傳說最新章節,山海經之三子傳說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南京股票期货配资 网上棋牌中心 3d历史上的今天开 河南22选5跨度走势图 财神爷最忌讳看到什么 南京麻将进园子下载 双色球2020年开售时间 东北麻将 吃 叉 和 顺序 陕西麻将游戏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赛车如何看单双大小 腾讯欢乐麻将破解版 能赚钱的手机捕鱼游戏 大众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查询 北京赛车pk拾计算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