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第七章:九阴圣府 歃血为盟

小说: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作者:不丑不怪 更新时间:2019-05-08 04:12:17 源网站:快眼看书
    费天君披心沥血地细说了自己的遭遇,但并不愿意透露欲想借钟山修炼?#30340;?#20315;祖元灵的企图,虽然他连佛祖灵元现在何处尚且不知。

    “喔哈哈哈……”烛龙反复无常,突然纵声狂笑,“天君,不要见怪,刚才是我试探于你。我烛龙早有此心,奈何势单力孤,孤掌难鸣,今?#20183;?#21531;之言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“大神若有重建神国之心,小神费颉即使肝脑涂地,也在所不辞。”费天君拭去额头冷汗,虽是虚惊一场,但也吓飞了三魂六魄。

    “好!天君的建议,我烛龙都采纳了。天君请起,今日你我便歃血为盟,然后再好好商议商议。”烛龙欣然于色。

    费天君这才松了一口气,把悬在嗓子眼里的心吞回了肚内。

    当时,费天君就和烛龙在钟山九阴圣府歃了血,告了天地,结为血盟,协助龙之神国的重建。

    烛龙和费天君又仔?#24178;?#35758;了一日,决定:

    一、烛龙继续攫食人肉,以助炼功,准备有朝一日震开鸿钧老祖镇锁的金符和金链,然后召集旧部,举旗钟山,重新建立龙之神国;

    二、由费天君寻访山海界内各处神魔,传递钟山消息,建立联盟,互为依仗。

    但自始至终,对寻找?#30340;?#20315;祖灵元一事,费天君却故意隐去,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商议既?#24076;?#25353;策行事,费天君便与烛龙道别。

    临行之时,烛龙提醒嘱咐:必要留意南大?#33041;?#38632;山的祖状,东大荒大言山的犁灵,北大荒天柜山的九凤,如果能说服其中一位大神前来相助,那么龙之神国的重新创立,将会大有胜算。

    之后,烛龙又送费天君一副龙晶镯子,左右手各戴一个。

    这龙晶镯子互相敲击,便可与烛龙通灵,彼此对话,实是龙族传讯的灵宝。

    费天君把那话?#23478;?#19968;记牢,复收了龙晶镯子,乃与烛龙稽首告别,径出了九阴圣府,一边寻访?#30340;?#20315;祖的灵元,一边邀集山海界内各处神魔去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当初,黄帝登基,山海封神,但凡威胁人类的各族神魔或者被歼灭、或者被镇封、或者被?#37266;骸?#28891;龙也没有逃过此?#39049;?#20182;项脖下的金链和钟山之巅的金符,正是紫霄宫鸿钧老祖施为,譬如封印,威力无穷。

    但烛龙毕竟是龙族至尊,因此授食邑钟山五百里,建造九阴圣府,供驱使土地山神各四名,衔六阳元珠服役九阴之地,以赎前罪。

    烛龙服役?#37027;?#22810;年,兢兢业业,尽忠职守,不敢吐露半句怨言,所?#28304;?#27425;罍山坍塌,煞灵?#21491;藎?#23665;海界内神魔大动,紫霄宫鸿钧老祖却并未将他列在入劫名单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但没有料到的是:烛龙不仅吞噬了那煞灵之气,而且半路上又杀出来一个不趁时的费天君,机缘际会,就点燃了他重建龙之神国的万?#23578;?#24515;,从此以后开始?#34987;?#36896;反,祸乱人界。

    正可谓:千算万算不如天算,命数运数不敌变数。

    其实,此时的人界早已五气全浊,八风尽乱,九阳不定,不独钟山一处,山海界内各处都是妖魔猖獗,为祸为患。

    而在东土神州境内,也正是唐家血食已尽之时,群雄混战,民不?#32435;?#23454;是人界的大劫数降临了?#21360;?br />
    就在这群雄混战的乱世里,江南地界上出?#33267;?#19968;位了不起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此人姓李名昪,本是一个?#38706;?#20026;了在乱世之中求生存,几经?#20180;眨?#20381;人檐下,最终成为雄才大略之人。卧薪尝胆十余年后,废黜吴帝,登上?#23454;?#20301;,在金陵定都,建国号“唐”,史称“南唐”。 这李昪便是史书记载的南唐开国烈祖。

    李昪登上帝位之后,为巩固基业,就四处悬榜招贤,收揽人才。

    其诏告内容大致如下:

    朕自受祚,寤寐不安,唯业初创,百废待兴。欲效周公,无违吐握。今国内凡具才艺者,无论贵贱,不次拔擢,皆可入朝授录,勿令遗于蒿野。布告州郡,咸使闻之。

    那招贤榜一出,如风驰电掣一般,行遍各州各郡。江南地界,一时大噪,自负才艺者如蚂蚁也似、纷纷往金陵城聚来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南唐国?宛陵郡?华阳?#39049;?br />
    华阳镇着落在宛陵郡西南部,是一座以徽?#23665;?#31569;为主的丘陵小镇,因为东边有一条古老的华阳河流过,所以借此命名。

    华阳河河面建有一座石拱桥,虽然年代?#26408;茫?#20294;依旧十分牢固,车马皆可通行,?#23545;?#26395;去,犹如耆老的驮?#24120;?#22240;此唤?#40140;?#39548;?#22478;擰薄?br />
    驼?#22478;?#35199;岸便是华阳集镇,隔河相望的东岸二三里地,零散地分布着几处村落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座大村落,名唤谭家庄。它背依群山,并肩华阳,山色旖旎,水光清?#28023;?#23454;是一处修心养性的好处所。

    这谭家庄的庄主名叫谭鰲祥,生得身?#30446;?#26791;,相貌堂堂,海下留一部虬髯,愈添几分威武之色,而且他为人仗义疏财,极重孝悌,虽然年仅?#38590;?#20313;,但庄客们?#23478;浴?#20844;”来敬称。平日里做些茶叶和木料生意,家道自有几?#24544;?#23454;。

    此日,在谭府大厅,鳌祥公期会芜湖来购买木料的徐老板,生意谈妥之后,二人就天南地北地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当听到李昪在金陵称帝,悬榜招贤之事时,鳌祥公大喜,忽就站起身来,拱揖道:“徐贤弟,失陪片刻,愚兄现在有急事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谭兄:你我十多年的老友,就不必如此客气了,若有急事,只管去便是。”徐老板起身回礼道,“小弟的事也?#23547;?#22949;,正准?#22797;切小!?br />
    徐老板见鳌祥公心?#34987;?#29134;的样子,便不再继续叨扰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鳌祥公遂匆匆送至门楼外,相互道别,乃叫贴身仆人胡三驱车,把徐老板送往华阳?#39049;?br />
    二?#35828;?#36710;而去。

    鳌祥公一转身,急急如律令般朝东庄头奔来。

    路过村?#23567;?#20116;里香?#26412;?#22346;时,?#21534;?#21040;一声娇唤:“鳌祥公,这?#19988;?#19978;哪里去啊,怎么这么慌急?”

    鳌祥公惦念着那事,只管疾步前行,冷不丁听到叫唤声,?#32536;?#19968;惊,连忙稳了脚步,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酒坊里走出来一位美?#37319;?#22919;,年龄不过二十?#22856;?#20809;景,身穿碎花衣裙,头扎荷?#32922;?#24062;,目含秋水笑盈盈,腰摆柳姿娉婷,原来正是酒坊的老板刘美娘!

    鳌祥公见是美娘,就答道:“怎么不慌急啊?这天大的好事来了哩!我赶紧告诉庆隐去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天大的好事,要这么?#32972;?#20914;地告诉那方庆隐去?那方庆隐还能有什么天大的好事?鳌祥公莫不是说笑了?”

    美娘一听到“庆隐”二字,顿时白嫩的面颊上泛起一阵红晕,情不自禁地想要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“近?#20183;?#20154;说,金陵城新登基的?#23454;?#20256;下招贤榜来,要招收人才入宫授官,庆隐他寒窗苦读十多年,现在终于可以施?#25925;?#33050;了,我正要把这好消息告诉他去。”鳌祥公急急说过,不愿多语,拔步走出了柳树荫。

    ?#25670;饋?#35830;……”美娘急招手,想要多打听一点消息,但鳌祥公已然远去。

    美娘怅然若失,心里讪然道:他只是一个贪酒的痨虫儿,难不成还能考得上功名?可是……可是如果他要真考上了功名呢,那我……那我这心思……却不白费了一场?

    怏怏悒悒地思忖着,美娘那?#27966;?#22919;之?#26408;?#32416;结不安起来,心不在蔫地回到了酒坊内,拿了抹布,擦桌子,抹凳子。

    她婆婆才把一个满酒坛子放在柜台?#24076;?#35281;见美娘那副丢魂失魄的德性,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成天花痴痴的,你遭羞不?我为那死去的守了一辈子寡、不也过来了!你才守了几年几?#24405;?#26085;几时?”

    美娘闻听怨责,慌忙低下了头,默不吱声,狠力地抹起桌凳来。

    此时已近中午,酒坊里陆陆续续地进来了?#32925;皇?#37202;客,人影来去,吆吆?#32676;取?br />
    霎时间,美娘手忙脚乱,跑前?#24049;?#22320;忙活起来,渐渐地就淡去了那份心事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鳌祥公快步朝庄东头走来。

    走有两里多路,便见前面的青草坡上露出一座小宅?#28023;?#27611;竹节搭筑的门楼破败不堪,低矮的篱?#35797;?#22681;荒草?#25628;凇?#25918;眼望去,颇是荒凉。

    鳌祥公疾步走到门楼下,一边叩响大门,一边叫唤道:“贤?#19969;?#24198;隐贤?#19969;?#24198;隐贤侄在家吗?快开门来……快开门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喊了七八声,譬如石投大海,院内毫无动?#30149;?br />
    鳌祥公颇为惆怅,长叹一声,转身欲去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一阵吱呀呀响,?#22909;?#24930;慢拉开,现出一位青年书生来。

    但见他二十二三的年纪,身材适中,长发披肩,剑?#26082;?#39699;,目光之中隐含郁悒;身上穿一件铁青长衫,脚下踏一双皂布靴,?#23478;?#21313;分陈旧,却正似他一身落拓的气质。不叫说:此人就是方庆隐了。

    方庆隐见来访的是鳌祥公,慌忙双手作揖,欠背鞠躬道:“庆隐开门来迟,还望鳌祥公勿怪。不知鳌祥公唤庆隐有何事?#24895;潰俊?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?#25925;荊?#22914;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经之三子传说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最新章节,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
期货配资公司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&& 分析上证指数走势图 快乐双彩 快乐赛车 澳洲幸运10正规吗百度知道 大家乐湖北麻将客服 吉林麻将游戏规则 推荐足彩比分专家 股票融资门槛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遗 杭州哪里可以加入麻将群 大众麻将牌型 今日沪市股票指数 大航海时代 长春麻将技巧口诀